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萨杰]War gods and multiflora (3)

温庄125:

(3)


  Jack从此常住在军营。
  萨拉查忙于带兵和国务,尽管他勤勤恳恳的大臣已经为他省了许多力气,但西班牙的政治还是出乎任何人意料的多。这位刚刚登基不久的新皇已经凭着百战百胜和铁血手段赚得人心,在他的努力下西班牙逐渐变为屈指一数的强国。
  对此Jack一无所知——或者说知道了但没什么反应,每天遮着脸去军营里晃来晃去并因为他的开朗和热情而跟每个士兵都玩得很好,几乎没有人介意他Omega或者计时男的身份,这让萨拉查感到惊讶。
  他曾经找到副官询问了这个“最漂亮的”称号是怎么来的,副官告诉他,
  “曾经Jack脸上没有那道疤,只有一小块紫色的印记在眼角,看上去妩媚而多情。”
  副官感慨的叹了一口气,
  “他是个可怜的人,但他曾经的确很漂亮。”
  萨拉查并没有追问疤痕和扩散的印记,他能猜个大概——无非是痴情种和浪荡子的故事。
  很多个晚上Jack亮着眼睛看他笑的时候萨拉查都忍不住想象这位曾经让所有人疯狂的Omega是什么模样。萨拉查的好奇心让他下令寻找名医治疗Jack的脸,Jack知道后也只是撇着嘴嘟囔了几句“嫌弃我长得不好看”之类的话。
  因为丰厚的报酬和Jack盛名在外的事迹,几乎每天都有许多自称“神医”的人来对Jack的脸涂涂抹抹,但他们都失败了。渐渐的,Jack厌倦被那些奇怪的药剂和人摆弄,开始寻找各种借口逃避。到后来萨拉查都失去了信心,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管Jack失去了他那张传说中足够漂亮的脸,他仍然活的很好,用他的人格魅力捕获大部分人的欢心,这其中包括萨拉查。
  那只唧唧喳喳的麻雀成了西班牙军营里不可缺少的存在。
  很久之后的某个早晨,萨拉查正在练习击剑时一名士兵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喘着气说,
  “将军,外面有个老头说能治好Jackie的脸,”
  那名士兵正是之前说战场之花是个Omega的,年轻的男孩脸因为跑动而变得红,他看上去分外兴奋。萨拉查想起他经常围着Jack转,这让他不满的眯了眯眼。可当时对情事一窍不通的西班牙国王并不知道他的不满来自何处,并鲁莽的认为这是对小麻雀招蜂引蝶的厌烦。这个想法让麻雀和国王错过了很久,也走了很多弯路。
  “让他进来,Jackie去哪了?”
  萨拉查刻意模仿着士兵对Jack的昵称,但他的发音有些黏糊糊的,听上去非常暧昧。
  “长官,Jackie正在房间里,那位先生在等您的指令。”
  士兵毫无知觉的继续称Jack为“Jackie ”,萨拉查瞪了他一眼,边收剑边迈腿走向连营。
  “让他去治疗,我马上到。”
  “是,长官。”
  士兵接到许可后立刻心急的跑了回去,等萨拉查到的时候,Jack已经接受了诊断。
  “呃,这位……”
  萨拉查在帘子外站着,
  “巴波萨。”
  副官提醒他,萨拉查感激的点了点头继续说,
  “巴波萨先生,Jack的脸有好的希望么?”
  “噢,尊敬的将军和副将。”
  一位看上去不太年轻的男人掀开帘子走了出来,他甩了甩手上黏腻的药膏或者别的什么,用夸张的,带有浓厚西班牙口音的英语回答,
  “这是当然,Jack Sparrow的脸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损伤。”
  “那请问他什么时候能够……我是说,完全恢复?”
  萨拉查心猛地跳了下,连忙问。
  “抱歉?”
  巴波萨挑挑眉,大笑着说,
  “您马上就能看见那位小Omega完好无损的脸了,我必须要说,他的确有张好看的脸。”
  与此同时帘子里传来了响声,Jack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萨拉查?”
  “是我,Jack,我可以进来么?”
  萨拉查发觉自己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颤抖。
  “噢,你们来干嘛?”
  Jack打了个哈欠,走过来掀开了帘子,在看清他脸的时候,萨拉查非常不出意料的愣了。
  皮肤光滑白净,除了眼角下那颗小小的紫色泪痣以外几乎没有瑕疵。五官精致的挑不出毛病,一双蜜糖色的眼睛单单看着你就能勾去人十八分魂魄。
  萨拉查终于知道了最漂亮的Omega是什么样子,他好看的能让一切失了颜色,像他的信息素一般清淡却又眉梢眼角都透着艳丽。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