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段子


冷战,露米,abo


要生了


“砰!”
“诶,你谁,怎么把医生打晕了?”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警卫,警卫…”
听到声音的阿尔弗挣扎着坐起来,但一阵阵的疼痛又把他拖回床上。
“啊!”
来人急忙推开护士,冲到床边:“阿尔弗你怎么样?”阿尔弗有些懵了,因为他的眼睛告诉他,这是他的alpha。


“伊万!”


此时护士们已经打算报警了,阿尔弗急忙制止她们:“这是我的alpha,没事,啊!”话没说完,疼痛又一次袭来,伊万心疼地抓住阿尔弗的手:“没事了,阿尔弗,我是来给你助产的。”
“你—”护士们与阿尔弗齐齐的发出一声惊呼。阿尔弗抓住伊万的领子,忍着疼痛对他说:“听着,伊万,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再给我,找一个,医生来。”
伊万显然无视了他这一番话,抬头对震惊中的护士们大吼一声:“都愣着干什么,继续干活。”
然后低头温柔地对阿尔弗说:“放心,我有好好去学习过。”还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然后温柔地询问护士:“请问要什么时候开始润滑呢?”


……


五分钟后,赶来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听到阿尔弗愤怒的叫声:“自私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等我有力气了,我要把你的XX扭断!!!”
“……”
“……”



end(maybe?)







看了一篇描写详细的生子文,里面说omega生产前医生要给产道做润滑,按摩腺体之类的。然后alpha 就把医生打晕,自己去助产了这样的。
嗯,然后产生了这个脑洞,本来想写一个小短篇的,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也要开学了…啊……
以此段子祭奠我逝去的小短篇。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