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APH|黑三角]利益往来 34

茶燃:

 [全部目录.]




第三十四章




子弹穿心而过,鲜血应声飞溅而出。王耀静静的凝视着伊万,墨色的眸子飞快的闪过一丝悲哀后逐渐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转化为了空洞的黑。他踉跄的后退半步,向前倒下。


 


蔚蓝的瞳孔骤然紧缩!


阿尔弗雷德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王耀倒下的那一刻他眼中的世界仿佛化为彻底的血红。他冲上前去,在王耀朝着伊万跪下前接住了那具毫无知觉的身体。


从未对任何事物低过头的美|利|坚此时半跪着将人抱在怀着,他眨了眨眼,脑中却出奇的冷静。


抱着的人已经停止了呼吸,鲜红的血液沾染满了他的衣服,阿尔试图用力抱紧对方却发现染满鲜红的双手在止不住的颤抖。他猛的抬头看向再度朝他的方向举起枪的男人,天空般纯粹的蓝眸滑过鲜血般狠厉的红!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


 


近距离的射击几乎避无可避,伊万闷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被打穿肺部的疼痛蔓延至全身,但他好似已经感受不到痛感般伫立着,紫色的瞳孔里看不出任何感情。他看着王耀静静倒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黑色的头颅靠在对方的肩膀上,手臂无力的垂落着,看上去脆弱又不堪一击。


就像是当初醉酒时睡在他身边温顺的样子一样,没有菱角,乖顺又柔和,这个东方人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是最无害的。


 


伊万淡淡的微笑起。


他不想让他离开,那么即使是用着最残忍的方式他也会去做。哪怕是折断那人四肢,碾碎他的心脏,他也会这么做。只有虚弱到不得不依赖他的王耀才是最安全的,也只有这样对方才会一直在他的身边。


 


他们本该是最亲密的关系,可是王耀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离开,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在那双墨色的眼里不过是废纸一张,随随便便就能舍弃!


 


古巴事件解决的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在那个人住过的房间里坐了很久,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来,那个时候他头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那个总是带着淡笑的中|国人,总是有很多办法轻而易举的将他玩弄在手心……心脏被贯穿是何种痛感,他自己早就领会过了。


 


伊万噙着冷笑,往前走上两步,他淡淡道,“这里没你的事,美|利|坚,把他放下,我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阿尔弗雷德笑了一下,鲜血顺着他的唇角流下又被蛮不在乎擦去,血花在他的肩上炸开,疼痛使他下意识眯起了眼睛。此时的他一身狼狈,脸上有着擦不净的血污和泥泞,但他仍然紧紧抱着王耀,用自己保护着怀里的身体。他抬起头,嘲讽的笑着,“我可不像你,被我看上的人我是不会放手的。”


 


抱着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心脏处被贯穿的伤口涌出大量的血液,他只觉得伊万已经疯了。无论如何阿尔都想不到那个残暴至极的斯拉夫人会用这么暴戾的方式对待自己所爱的人,看着那双紫色的眼睛,他低声道,“因为不爱他了,所以就这么对待他吗。”


 


闻言,伊万愣了一下,阴郁的紫眸里滑过一丝狠戾,他再次举起了枪。


 


长时间的作战早让二人都伤痕遍布,精力耗尽。因为抱着一个人的缘故,阿尔的行动不便,他也怕再次让怀中已经破烂不堪的身体再多一丝伤痕,平日里很多能够闪开的子弹此刻却成为了催命的攻击。而伊万却像是料定他会这么做一样毫无顾忌,逼着让他放手。


 


鲜血混合着流淌而下,阿尔也分不清自己身上的那些血到底是王耀的还是自己的,他看着怀里像是睡着的人,笑着擦了擦眼眶旁的血迹,“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Hero还是头一次做。”


 


“Wang,你醒后要怎么感谢我。”


 


无人回答。


 


阿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用着眼前不容忽视的战况分散心底里慌张感。自从出生以来他就无所畏惧的面对任何事情,从一无所有到称霸一方直到现在距离世界之主的位置仅差一步之遥,这样的慌张是少有的事。


 


国家不会死亡,但是想要获得新生也是要历经想象不到的疼痛的,被打穿的心脏会一点一点的复原,重生在任何时候都是痛苦的。在两人水火不容时,他一度以为这个人是没有心的,这样疯狂的念头也曾让他想要剖开对方的胸膛看看,是不是真如他所猜测的一样。


可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所感觉的到却不是预测里的无动于衷。


 


就如他所说的一样,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其实没有必要发生,他完全可以在得到王耀模棱两可却没有否定的回答后直接回到美|国,只要确定了利益范围内的事情就够了,而想要见一面的愿望也到了满足,此时此刻他在这片不属于他的战场上厮杀究竟是因为什么,阿尔觉得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觉得他可能也有点疯了,因为他甚至没感到一点后悔。


 


……


 


这场不对等的厮杀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陆续前来的军人们所打破,混乱的战场上硝烟弥漫,指挥的将领再见到阿尔弗雷德一身浴血却紧抱着王耀的场面后,准备好的话一句没说出来,当机立断的想让人掩护着他们回到司令部进行治疗。


 


阿尔弗雷德知道他们都还不清楚现在王耀的情况才会这么平静,以为只是重伤昏迷,但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顺应着对方的意思行动。


 


发现事实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在得知实情后一直跟着王耀的警卫员立刻红了眼睛,此时她正站在阿尔的旁边,一瞥旁边有人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阿尔弗雷德瞥了小姑娘一眼,牵起嘴角笑了笑,这个年纪的少年人笑起来又帅气又自信,他开口道,“Wang只是睡一觉而已,很快就会醒的。”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小姑娘抹了一把眼睛,“受了那么多伤,这该是有多疼啊。我不信伊万阁下会开枪,一定是你看错了!”


 


还算有礼貌,没直接说你胡说。


 


她抽泣着断断续续,“他们关系可好了,当时我们和苏联在断交的时候,先生他还难过了很久,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那面苏|联的国旗一直放在橱子里面……”哭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安慰反而一会就止住了眼泪,但是要有人安慰,那哭泣就如同止不住似地,她说着说着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边哭还边说着,“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别乱说啊!”


 


阿尔愣了一下连忙递纸巾,伸手的动作扯到了身上的伤口,使他不由皱起眉头,他道,“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


 


*


 


对于自家祖国任性又妄为的举动作为上司真是无论几次都适应不来,在查到飞机的下落后,他差点没需要氧气瓶。实际上按照阿尔弗雷德的打算是没打算拖这么长的时间,但因为突发事件的缘故,计划全毁。要不是在最后接到了自家祖国的电话,差一点全世界的美军都要倾巢而动了。


 


阿尔弗雷德自然知道自己的做法给自家造成的麻烦,他万分诚恳的先道了歉,然后是时候在自家上司火头稍降底一些后丢出中方对美态度的微妙反应,用着继续留在中方作交流的名义好说歹说才得到了一段停留时间,然后得寸进尺的又索要了好一堆上好的药品和仪器。


面对自家上司又一次紧张起来的关心问候,阿尔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的小姑娘,淡定的继续道,“对,是我受伤了,中国的药我用不惯。”


 


结束电话后,小姑娘有些狐疑的瞥他一眼,撇了撇嘴,“你们真的是想和我们有缓和的意思吗?”


 


阿尔弗雷德瞥她一眼,“当然,Hero在这里就是证明。”


 


“不安好心。”


 


他挑了挑眉,“安不安好心没关系,和我们交好,中|国得到的利益可不止一星半点,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小姑娘露出一脸‘俗不可耐’的表情,“人和人之间交往怎么能只看利益呢!”


 


“我可是国家。”


 


她瞪大了眼睛,随即才露出了然的表情,“待久了,总是把你当做一个人来看……”


 


阿尔想,正巧,我也时而产生这样的错觉。


 


除去赶不掉名为保护实则监视的看护人员,这跟着王耀的警卫员倒是成了他平时里唯一的交流对象,现在他们正往王耀所在的房间里走去,那里是阿尔在中|国的这几天里待着时间最长的地方。


 


他每一天都在等着王耀的醒来。


 


小姑娘一开始还很警惕这个资本主义阵营的老大,深怕他趁着自家祖国昏睡无力的时候做些不利自家祖国的事情。可对方照看自家祖国的关心度一点都不比来的差,而且阿尔的一副阳光青年的长相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加好感分了,经过几天相处她也觉得是自己想太多。


 


病床上的王耀还在静静沉睡着,说是沉睡也不太实际,因为没有呼吸。


 


人都没有苏醒,身上的伤更是无法愈合。丑陋的伤疤刻在白皙的皮肤上,宛如被打碎后重新修复的精美瓷器,无法被遮掩。


 


两个人一到王耀这儿就一起变得沉默,阿尔坐到床前伸手抚了抚那头漆黑的发,就很认真的看着对方,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非常耐不住寂寞的类型,可这些天他就老老实实的守在病床前,从早到晚守着王耀,等待着对方的醒来。


 


警卫员还有其他事就先离开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阿尔试着想过王耀醒来时第一句话应该对他说什么,可想象总是无用的,毕竟现实里对方仍然一动不动。珍宝岛的战役还在继续,却是胜战连连,一开始小姑娘在的时候就会拿着最新战况站在王耀床边念。当时都把阿尔看的莫名其妙,问道,你在做什么?


 


对方一脸你不懂,道,指不定多对先生说说话他就醒来了呢!


 


阿尔嗤之以鼻。


 


小姑娘涨红了脸,问道,那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


 


他挑了挑道了句有啊,就几步上前,俯下了身。


 


一个轻浅的吻落在了浅色的嘴唇上,带着十足的眷恋般分开后又飞速的吻了一遍,把小姑娘直接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尔看着依然闭着眼睛的王耀,嘴角带着一抹坏笑,继续道,这是我家熟知的办法,白雪公主就是这么醒来的。


 


当日玩笑时是这么说,但日复一日,王耀始终没睁开眼睛。


 


阿尔面对寂静无人的房间叹了口气,“白雪公主亲一下都醒了,你怎么亲这么多下还是不醒呢……是次数不够多吗?”


 


结果当然还是无人回应,如果王耀这时候醒着估计又会淡淡的瞥他一眼,然后无语的摇摇头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他抓起对方冰冷冷的手握在掌心,像是想捂热一样,但无论他怎么折腾王耀也始终没动一下,把手握的再紧,温暖也丝毫都无法传递到对方身上。


 


爱情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很荒谬的,随时会分崩离析的存在,阿尔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事实上在很多时候,王耀才是他们中最清醒的人。


尤其是对他。


这个东方人早知这些东西不应该有因此在没有开始时就亲手斩断,连一点余地都没有留下。


很多事情他其实都心知肚明,这个世界不可能让人十全十美,国家的生存和发展才是重中之重,这点谁都知道。但他还是想,在他能够的范围内对他好一点。


 


即便无论他再怎么做也在王耀眼里仍旧是美|利|坚一样,可同样的,王耀在他眼中也等同于中|国。


这是他们的隔阂,也是他们的联系。


 


……


 


王耀醒来时是在一个午后,他只觉得有个轻柔的温度在唇上拂过,而后眼中便出现了一双瞪大着的蔚蓝双眼。随即门外便是一阵兵荒马乱,吵的他头晕又再度闭上了眼睛。


 


刚苏醒思绪跟停止的一样,过了老半天他才缓慢的想到,刚刚那个人是阿尔弗雷德吧?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又继续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等治疗换药流程轮番过去后,他才再度睁开眼睛,殊不知又是一夜过去了。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靠在自己床头一脸昏昏欲睡的样子,镜架放在了桌子上,璀璨的金发此时都好像打不起精神一样没有了以往的耀眼。他一动,对方就立刻醒了,睁开的蓝色眼睛里布满血丝,对方打了个哈欠,第一句就是,“你感觉怎么样?我去叫医生。”


 


眼前的人影在晃,王耀晕的想都没想抬手搭上了对方放在了床上手背,他此刻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但阿尔却跟被用力扯住似地立刻停下转身看向他。


 


王耀努力回想了一会这小子会在中国的经历前后,开口的声音是他都没想象到的嘶哑,“你伤好了吗?”


 


阿尔点点头,“早好了,我倒水给你喝?”


 


“不用。”近乎呢喃的声音传来,王耀皱了皱眉,“战况怎么样。”


 


“你家赢了,据说还拖了架苏|维|埃的坦克回来……”阿尔皱起眉,“到现在还在说这个,你关心关心你自己吧,睡了快两个星期,你的家人都要疯了。”


 


眼前的人一脸掩不住的疲惫,像极了朝战时那副狼狈的样子,从对方的样子不难看出这孩子几天几夜估计都没睡过一个好觉了……王耀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笑,他轻声道,“谢谢。”


 


阿尔愣了一下,小声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是啥,撇过不知道为啥发烫的脸过了好一会才转过来。


 


“Wang,Hero要跟你说件很严肃的事情。”


 


王耀其实脑子还不太清晰,但听了这句话仍然强打起精神,“什么事?”


 


“那枚子弹,是伊万原本是准备打我的,结果你正好挡在前面了。”


 


王耀听了沉默一下,然后微微笑开,“琼斯先生,你想哄我也想换个有点智商的理由。”他顿了顿继续道,“我是心脏破了洞不是脑子破了个洞。”


 


王耀看着远处,语气淡然,就像是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而且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做,我并不在意,现在的苏|联只是中|国的敌人。”


 


室内安静了一会,阿尔嗤笑出声,脸上的表情莫测,他微笑着,“这样最好了,你们中|国人有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现在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来吧~”


 


王耀冷瞅他一眼,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


 


“我一连在中|国待了这么多天,美|国的诚意可见。”阿尔眯起眼,嘴角的笑意加深,“交流对于两国之间消除误解相当重要,而且Wang你伤势一时半会也好不了,不如来我家治疗啊。”


 


王耀觉得自己的直觉实在太准了。


 


“考虑一下,和Hero联手吧。”


 


---TBC---


 


过不了多久将开启在社会主义的土地上辛勤工作的小王同志去资本主义的地盘上腐败的N日游……


俺开学了,事情有点多TUT不过俺会继续抓紧时间偷懒更新的嗷……!



评论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