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露中]尼基塔的日记

茶燃:

 [全部目录.]


利益往来背景下的番外。


揭开苏总不为人知的闷骚暗恋史(大雾)


又名:《我家祖国的艰难情史》(泥垢




*


 


1945年6月6日


 


哦上帝,我没有想到这份差事居然会落到我的身上,能够作为常伴祖国左右的秘书官是意想不到的殊荣。


 


我需要做一些准备。


 


上一任秘书官陪伴了伊万长官四十年,那是一位睿智的老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如今伊万长官。


 


在拜访过那位老人后,对方仔细打量了我,说他曾也是在这个年龄时开始为那位大人工作。如今他已白发苍苍,年迈老矣,但那位大人仍如初见一般。


 


他告诉我,“小伙子,告诉你一个消息吧,多留意留意中|国。”


 


我立刻理解了他的意思。


 


二战格局下,中|国军队已经完全在日军的打击下支撑不下去,那是个拥有广袤地域和丰富资源的土地,伊万长官看来是想在此取得在远东的利益。


 


作为秘书官应该全面了解长官的心思,因此我再三感谢了对方。


 


如今我作为祖国的直属下属,我将会用我所有的忠诚来奉献上我的一生。


 


而这本日记,将要记载我所见证的一切。


 


 


1945年7月19日


 


伊万长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前提是他不朝着人笑的时候。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这位大人的警告方式,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看谁都这副表情。


 


1945年7月30日


 


经过一个月的观察,伊万长官简直像个机器人,除去晚上的私人时间外,他几乎都在工作,唯一的爱好是加伏特。


 


也没什么不良癖好,床伴都在换,并不用担心红颜祸水的事情。


 


 


1945年8月11日


 


条约签下后我们的军队立刻进入东北边境,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中|国的化身,王耀。那个东方人就如他的国力一般孱弱,和我们的军人站在一块时他纤细的宛若少女一般。


 


伊万长官似乎对他很有兴趣。


 


可以理解。


 


毕竟远东实在是一块再好不过的肥肉了,哪怕他现在再虚弱,其中的物资能源不计其数。比起我们全是冻土看似辽阔的疆土,这块区域更有挖掘的价值。


 


 


1945年8月16日


 


号称日本皇军之花的关东军完全不堪一击,伊万长官好像对那个东方国家的关注加深了。


 


休息时几次看着他冲着地图上标记出来的中|国区域发呆。


 


这很奇怪,我需要认真的观察。


 


 


1946年9月20日


 


在铁幕演说后我们与美|利|坚的之间的矛盾就尖锐了起来,中|国内政并不太平,但美|国政府却一直不断的给予资源。


 


伊万长官似乎对这种现象很有兴趣。


 


“无硝烟的战争很无聊,那就来抢点东西好了。”


 


站在世界版图前的苏|维|埃化身这么说道,我看着伊万长官弯起眼睛笑起来。


 


看来对于远东的巨大利益,他并不想松手。


 


 


1947年3月16日


 


争夺远东利益刻不容缓,而美|国佬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拼命给中|国运送武器资源,看起来是想拿下这场战争的胜利。


 


我们也不动声色的帮助着红色政权。


 


但很可惜,他们的支援并没有得到什么好的回报。国军太不堪一击,伊万长官对这样的发展很高兴,前几天他又去了一趟中|国,隔天就不知道从而搬来了一套茶具。


 


这是准备干吗?


 


 


1947年4月19日


 


伊万长官迷上了泡茶,搞得满屋子茶香和伏加特混杂的奇怪味道……


 


也不知道是哪里学的,更不知道学了干嘛。


 


疑惑开口询问。


 


得到回答,为了培养共同的话题。


 


共同的话题?


 


和谁共同的话题???


 


 


1947年12月19日


 


伊万长官去中|国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是还是没带上我。


 


看来还是不够被信任。


 


 


1948年2月8日


 


这是我第一次成为随行人员跟着伊万长官来到中国,这算是取得对方信任的标志?


 


不管如何我都该好好的表现。


 


虽然对祖国为什么频繁来到中|国抱有疑惑,但作为下属还是别多问比较好。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中|国的化身王耀也在场,奇怪,他的上司不是亲美份子吗?不过看他们交谈的态度,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有意思。


 


要是美|国知道他们大力支持的政权居然已经被自己的祖国背叛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另外值得一提是,我知道伊万长官泡茶的技术哪儿学来的了。


 


 


1949年2月16日


 


这一周长官都在中|国,天天王耀和在一起,我本来一开始跟着的。


 


但是后面不想跟着了。


 


绝不是因为我对祖国的忠诚有了什么改变,而是我实在觉得自己的存在很多余,太没有存在感了。


 


长官在王耀面前仍然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冷样,可语气完全没有和我们说话时的公式化,感觉上似乎是想和王耀大人拉近关系。


 


但显然效果不佳。


 


我亲爱的祖国啊……你这样高冷样只会收获中|国化身的冷笑好吗?你的共同话题呢?练了半天怎么在人前却不说了?


 


别告诉我您原来是闷骚啊……唉,看得我都着急!


 


看吧,一周的相处,对方更不待见您了……


 


回去的路上长官似乎心情很好,因为那个黑头发的东方人在他走前主动泡了壶茶给他喝。


 


结果在被他一口干了快半壶后用着难以言喻的表情望了他半天。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长官在乎的不是茶然而泡茶的人啊……


 


最后我亲爱的祖国,你还记得你的初衷只是想抢玩具吗?


 


 


1949年2月20日


 


这几天长官再也不倒腾他完全不熟练的泡茶举动了,我很欣慰,因为这样我就不用绞尽脑汁的给他买茶叶了。


 


但他收了所有的茶具却没扔掉,这是准备留让谁泡茶给他喝吗?


想来想去也只有远在中国的那位大人会了。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了……


 


 


1949年7月1日


 


中|国内战还是由我们支持的红色政权取胜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彻底被切断。


 


那天晚上伊万长官嘴角的笑意让人毛孔悚然。


 


这让我不能理解。


 


投资有回报是件好事,但是这样的微笑似乎并不是为着即将新生的红色政权而高兴。


 


但无论如何,有着能够倚靠我们而生的政权,对苏|联的发展而言是件好事。


 


 


1949年10月3日


 


整个苏|联乃至长官对于中|国交往这件事保持着一种暧昧的态度。


 


虽然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态度不冷不热。


 


我知道长官他在想什么,国家的利益需要最大化,拖得越久,我们的筹码越多。


 


毕竟我们并不是非中|国不可,可中|国只有我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拖越久对我们越有利。


 


 


1949月12月10日


 


中方的访问来的意料之中,伊万长官也期待已久,得知对方来访时候他的神色完完全全是猎物上钩的样子。


 


对于中方提出的归还港口之类的提议置之不理,长官他也连着几天没有见远道而来的客人,那套精致的茶具仍然好好的摆在与它画风毫不相符的办公室里。


 


长官时不时的看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1949月12月11日


 


伊万长官一天连续几次问我中|国化身在做什么,搞得我一天到晚蹲点在人家周边打听,像个变态一样。不过这位大人也是心大,和他焦急的上司完全不同,每天吃好睡好跟来度假一样。


 


仿佛求人的不是他。


 


真是太拽了。


 


我很不待见他的态度,但是不敢撒谎,汇报了实话,结果连带着伊万长官也不高兴。


 


却意外的没生气。


 


看着这两人完全不同的反应,我忽然有点搞不清到底谁才是猎物了。


 


 


1949月12月13日


 


最后两人还是见面了,雪地里,长官看到王耀站在那儿立刻抢了我的伞给人遮着去了。


 


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那天晚上长官心情很好。


 


其实长官,你才是那个被钓上勾的猎物吧……


 


 


1949月12月15日


 


长官向中|国化身展示了他拥有的核弹的威力,我清楚这是强国向弱国炫耀武力的行为,强大的军事力量会令人臣服和畏惧。


 


可我怎么看怎么却像是一个小孩求夸奖似地使劲儿夸自个儿有多好的行为。


 


那场景差点让我没眼看。


 


祖国您高冷的形象呢?!


已经不要了吗!?


 


我觉得这本日记的记录方向开始有点不太对了……


 


 


1949月12月20日


 


美|国突然改变对中|国的态度又想再次拉拢中|国,这让我们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这使得中|国再次掌握了主动权。


该死的美|国佬,我就弄不明白了,什么情况能在祖国化身都舍弃曾经的政权背叛了他们的联盟后,对方还能不计前嫌的来希望重修旧好的。


 


那天晚上长官多喝了两瓶加伏特,没过两天中苏之间的条约签订了。


 


事实上作为个人立场我并不讨厌王耀,一个温和有礼又好相处的人换谁都不会讨厌的。


 


但是我很警惕他,因为他是一个国家。


 


我想长官他应该也是这样的心态。


 


作为国家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自家的利益,因为这是国家间生存下去的基本。


 


但我警惕他却是因为他对长官的影响似乎有点不太寻常。


 


 


1950年12月20日


 


在紧张的局势下,长官独自去了朝鲜,没有带上我。


 


虽然他没说,但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是去找王耀了。


 


猜测的依据大概是因为开战前中苏商议出结果后,那个东方的国度看长官的神色。


 


那是种不出意料的平静。


 


这场战争里面受益者最大的是谁不言而喻,可伊万长官不仅没高兴还因为对方最后的反应烦躁了很久,今天终于憋不出跑了。


 


我没有告诉上司。


 


对朝鲜战场的最终判决是也是经过长官同意的,我从他身上看不出后悔的神色,因此我不明白他烦躁的由来。


但我无比能确信的是或许,或许苏|联与中|国的对决中因为实力是苏|联是赢了,但长官和王耀的交锋里,却是长官输了……


 


长官越来越在意对方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我需要上报给上司吗?


 


说起来为什么长官会那么在意一个其他国家的化身呢?总不至于是看上人家了吧?!


 


头疼。


 


这本日记的走向果然越来越奇怪了……


 


 


1953年8月1日


 


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中|国居然扛住了联合国军的合力打击。


 


说实话我都做好了上司和长官替他们收拾残局的准备了,可意料之外的却是他们赢了。贫乏的物资落后的武器,究竟是什么使他们战胜联合国军的呢?


 


说实话当初王耀和他的上司敢应下这场战争就很让我不可思议了,现在还让美军的将领憋屈到极点的签下停战书,这让我不禁重新审视了这个民族。


 


这真的是曾经被日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军队吗?


 


难以置信。


 


他们的国家王耀并不强壮,甚至算的上瘦弱,站在伊万长官的面前跟只小兔崽似地,好像单手就能抓起来。血统和体格的差距是天生注定的,东方人看起来都相对孱弱,因此在知道伊万大人脸上肿起的伤口是对方造成的时候,我非常的震惊!


 


面对我的询问,伊万大人轻瞥我一眼并没掩饰。


 


“我想和小耀一起睡,但是他不肯。”


 


我:“……”


 


“虽然被揍了,不过最后我还是赖上去了,^L^。”


 


我:“…………”


 


我亲爱的祖国啊!


您没有走上什么不归路吗?!


 


 


1954年10月1日


 


我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长官真的好像看上中|国化身了……


 


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苏|联换上司了,为了巩固政权相当亲华,对于这件事长官相当喜闻乐见。当然如果只是喜闻乐见就算了,但做出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这就让高层人员完全不能接受。可长官专权独断惯了,前上司在时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只叫我暗中看着他,现任上司就更别提了,面对质疑从来他都是一脸笑笑‘关你什么事’的表情,完全不在乎非议。


 


可我却止不住的担心,上司的心思是为了他的政权,那长官呢?


 


他的出发点是什么?


 


联想到最初伊万长官对着地图发呆的画面,我有些担忧。相处的时间长了,他对我也有了信任,因此很多话才在我面前没了遮掩。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心理,伊万大人朝我笑了笑,说道。


 


“别担心,尼基塔,小耀不会让我失望的。”


 


“他说了会和我走下去的,我相信他。”


 


经过这些年的相处,伊万大人的多疑和冷漠我体会的很深,可是当他一旦相信别人居然会付出到如此境界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但他这样难得一见的温和反而让我更加的不安。


 


可我什么都没法做,我只是他的秘书官。


 


只希望远东的那位大人,真的不会辜负这种信赖吧。


 


如果被辜负,我几乎不敢相信我们极端又冷血的祖国会做出什么事情。


 


 


1955年10月3日


 


在知道长官看上中|国化身,我就开始细心观察这位大人了。


 


作为中|国的化身,外表上说得过去,反正祖国他自己喜欢就好。


 


但是按照中|国的国力,这对苏|联并没有什么帮助,这也是我很不看好的地方。就算双方都是互惠的,可我们付出的成本也太大了,而那位大人仍然是保持原有的态度,简直跟长官他跟一头热似地。


 


在得知一个月后中方代表团又要来苏联后长官就放下手头的事情开始打点代表团来的所有招待工作。


 


哦天,我的上帝!这种小事交给下属来就好,何必您亲自动手!


 


我的抗议自然是无效的,看着伊万长官跟乐开了小花似地打点这儿打点那儿,研究中式家具的样子……我绝望了。


 


这贤内助的样子到底闹哪般啊我的祖国!


 


 


1955年11月1日


 


之前吐槽的够多了,因此现在看着伊万大人对着明天要见王耀大人应该穿什么衣服这件事而面无表情的苦恼,我也万分淡定了。


 


您够帅了,我的祖国。


 


真的,外表上加分我觉得王耀长官大概是不会在意的……


 


还是多修修情商吧……


 


作为下属,我能做的只有乞求上帝让王耀长官能用同样的心情来喜欢您了。


 


 


1955年11月3日


 


早上伊万大人是从王耀大人的房间里出来的,我不惊讶,还有点替祖国开心,费了这么多年功夫终于把人搞上床了啊!


 


但没想到对方脸色并不好。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昨晚没成?总不至于是对方嫌弃长官不行吧?!


 


应该不会。


我记得看有些日子里长官房间里的灯可是从晚亮到早的。


 


我很想去问一问,但又觉得这个话题伤及男人自尊……算了,还是让他们俩自己解决吧。


 


唉,这本工作日记的重点已经完全偏离轨道了……


 


 


1955年11月13日


 


长官和王耀相处模式很微妙,没什么亲密的动作,更多是两人各做各的事情偶尔交谈几句,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这么平静又祥和的画面,我却老是没法在他俩待一块时再待下去。


这样无法插足的感觉多来几次我就懂得回避了,陪伴了长官将近十年,只有在面对王耀大人时,他脸上的微笑是最温和。


不过,其实我不自觉离开也没用,只要我待久了长官他就该出口赶人了。


 


在旁见状的王耀笑了笑,摘了眼镜放到一边,看着我道,“你对他态度也好点啊。”


 


长官,立刻改口道,“那你站这儿吧。”


 


我:“……”


 


都这情形了,还是自己走了识相。


 


 


1956年3月5日


 


伊万长官越来越腻着那个东方的国度了,而王耀长官也对他挺迁就。


 


很少看见长官这么愉快的样子。


 


 


1956年10月28日


 


国际的局势开始乱了起来,先是波兰然后是匈牙利,混乱四起……


伊万大人的行径越来越没有顾忌了,出兵进入匈牙利这件事越闹越大,西方媒体乃至美|国对这样明显的把柄自然不会放过。可长官无动于衷,依旧一意孤行。


 


劝阻这种事情下属是没有资格做的,而且事情已经发生,那么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1956年11月1日


 


王耀会出现在这里让人吃惊,长官惊讶后露出了这几天第一个微笑。


两人滚来滚去打了一架后用着少儿不宜的姿势商量着军国大事,我体贴的给关了门。


 


当晚两个人又在一个房间里,第二天伊万大人一副很累的样子出来。


我觉得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之后王耀难得的做了顿吃的给伊万大人,有些歉意道,“我没想到……下次我睡地板吧。”


 


我:“……”


 


上帝,我的祖国原来您的进度是连床都还没挤上吗?!


 


 


1957年11月23日


 


这几个月为了波匈的善后事件,王耀跑东跑西,而长官去中国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中苏关系无坚不摧似乎真如所说的一般会万古长青的永存下去,国家间能达到这种关系已经是极致了吧?


这样的盛况却并没有让我看到前景的美好,虽然两人面上都没提,但从中|国提出想要制造核武器开始,两人间似乎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党内中|国地位的提早值得警惕,从波匈事件后越发明显。


只有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王耀他还是个国家。只要是国家,都有着具备威胁到长官的能力。这种连我都能感到的危机感,同样身为国家的长官肯定也知道。


 


但最后他还是松口了,答应了中|国的要求。


 


“不要让我失望啊,小耀。”


 


关门前我听到他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年我对他倾囊相助时提出的质疑时,他对我的回答。


他说,放心吧,我很冷静。


 


但我却觉得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不知道冷静为何物了。


 


 


1958年3月9日


 


长官今天和美|利|坚的化身又进行了屡试不爽的互相嘲讽的嘴仗行为了。


他们嘲讽的话题可以从导弹的数量再到餐桌上谁的菜多了一盘。


但在我听到长官说出“小耀整个人都是我的,我想吃什么他都随时做”的时候还是差点没忍住捂脸的欲望,原来我们和美|利|坚的关系除了是劲敌还是情敌吗?!


这到底是什么鬼世界格局?!


 


不过,我看得出他和王耀之间若近若离的关系已经不能让他再满足下去了,就像是一个被人宠坏的孩子一样,他现在所想要的更多了。


 


最早我提出质疑时,长官只是把对中|国的感情定义为征服。


可现在我觉得他才是被征服的那一个。


这实在太糟糕了。


 


 


1958年8月4日


 


长官几次想要加强和中|国之间联系的议题都被否决,再又一次争吵过,他和王耀也很久没有再见过面了。


 


之前每一次吵架都是长官主动去中|国,然后两人没过多久就又和好了,但这次似乎不同。我理解他的不安,中|国正在成长,只要成长起来,那么需要苏|联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少了。


 


祖国的不安在加深,没来由的,事情好像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


 


 


1960年7月25日


 


从三十岁岁开始在长官身边到如今也有十五年,前些天我被妻子提醒长了不少白发,我也四十多岁了。而我的祖国依旧如同初见般,毫无丝毫的变化。从见证中苏的密不可分到矛盾从从变成如今分道扬镳的局面,说不遗憾是不可能的。


 


长官单方面撕毁所有条约时我不知道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做这件事,在遏制中|国发展上长官在会上他说了一堆利益考量。


 


但我只从他脸上看到一句话。


 


我想留住他。


 


 


1961年4月7日


 


长官拐弯抹角的去了趟中|国却没有见到人,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很失望。


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之前王耀长官住着的卧室里。


最近那儿都快变成他的卧室了,公务之类的全都直接搬进去。


周围人都知道他在等谁,唯独他等的那个人不知道。


年纪越大看着长官越发有看自己孩子的心态,毕竟他是那样的年轻……


 


 


1962年10月23日


 


哦上帝,世界上最疯狂的对决就要开始了,上司估计没有猜测到美|利|坚这次态度的坚决,世界马上就要陷入可怕的核战内。


 


长官兴致盎然,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残忍而疯狂,紫色的眼睛都像是弥漫上了一层红。


 


他和上司意见开始发生了偏差,上司已经不想再和美|国僵持下去了,而长官却想持续这样的局面。


 


他们争执时会议一度陷入进行不下去的情形。


 


长官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休息了,这样沉重的负荷让他也有些支撑不住,可最后赞成他提议的人寥寥无几,在这件事上他的子民并未和他有着统一的立场。


 


巨大的压力,被孤立的局势,我很少看见长官疲惫的样子,但是那天中午我却看见他趴在办公桌上休息,眼圈下的乌青重的我都看不下去,而唯一能劝说的人现在已经连长官的通讯都不想理了,难得一见的疲倦才让我感觉他更像一个人。


 


 


1962年10月25日


 


事情到最后还是上司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写了封信进白宫,那天长官连会议干脆都没去,把自己关在那个中式的卧室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很担心他的情况。


 


 


1962年10月26日


 


长官说他很想见王耀,我立刻去办。世界格局苏|联背腹受敌孤立无援,而在内部,长官他也一样。


 


我原本以为那位大人会来,可是没有。


 


之前我都一直觉得没有感情的人是我的长官,但我现在才发现无情的人或许是另外一个人才对。


 


对方轻描淡写的挂了电话,我不知道怎么应该和长官汇报这样的消息。或许对于王耀大人而言盟友也只不过是他自我发展的一个工具,只要与自己的利益不合就可以舍弃。


 


或许那个中|国人是有过深情,但始终比不过爱自己更多。


 


看似最清醒的人可最却是在最初就沦陷下去,在原地停驻不动的人是伊万。


 


犹豫着重复了电话中得到的话语,我头一次见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像是灵魂都被抽空了一般,不可置信到僵在那里。


 


这是我第一次完全感觉到长官身上透出的孤独和疲惫,以及在得知王耀答复后的那股,让人害怕的失望。


 


那位大人真的是对长官很残忍。


 


 


1965年10月26日


 


中苏断交早在预计之中,这些年和中|国之间早就是面子上的事情了。长官好像恢复过来了,我稍稍放心了些。


我也快五十岁了,再有五年恐怕也要离任了。


恐怕再过几十年我就会离开人世,而长官却还一如最初一般永恒的存在下去……


或许对于国家来讲时间就是良药,再痛苦的事情都会被时光给治愈。


 


没有疯狂的报复也没有再试图挽留。


 


如果他能就此放下或许也是件好事。


 


 


1969年3月16日


 


珍宝岛战役的打响,我们和中|国可不可避免的走上这一步,但是长官看样子却很高兴。


 


在战场上得知王耀也在场后,我才了解到原因。


 


无论是同盟还是对立,只要能见到就很高兴吗?这样的执念,真的能有天可以放下?他像是走入了一个怪圈里,已经陷入再想走出来就不可能了,只能一个人围着那个怪圈打转。


 


其实我开始有些后悔当初因为一己之私而没有告诉长官,他所做的每一件自以为是强制挽回的事情,实际上都是在把对方狠狠的推离他的身边。


 


国家的生命是漫长且无休止的,而对一个国家而言,这样荒谬的感情,还是早日结束比较好。


 


因此我什么都没有说。


 


 


1969年4月3日


 


这份荒谬的感情最后是被他自己写上句号的。


 


“既然他不要了,那我也不会再要了。”


 


出战时他曾这么说过,可事情真当发生时,我却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放下的轻松,相反那是一种更深的痛苦。


 


而这种痛苦却没有终结,只要他存在的一天,就将永远伴随着他。


 


我曾羡慕过长官的永恒可此时我也深深畏惧着这种永恒。


 


而漫长的生命中,陪伴他们的都是永远的孤独。或许长官曾有段时光是不孤单的,但现在说也无济于事,国家不是为一个人存在的,在很多事情上即使他们想要退步,他的子民他的上司都不会容许。他们都不是能选择自我的存在。


 


回去的时候我深深的拥抱了我的妻子,能作为一个人平凡的相识相爱然后离开人世真好。


 


 


1970年1月1日


 


今天是我离开这个为之奋斗了二十五年的岗位,而我也快六十岁了,从青年到中年也不过就是这么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身体的器官开始不怎么听话的干活,疾病压垮了我,再胜任这一的位置对我或者对长官而言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了。


 


离别的时候到了。


 


下一任要接任我位置的人依旧是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带着对国家的忠心和未来的憧憬,很像当初的我一样。


 


可我却不知道该告诉他什么,就跟那时候面对我的问话同样一脸无奈的老人一样。


 


离开时我本来也想跟长官在说点什么,可是望着那张年轻的面容时,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曾质疑过为什么国家要拥有感情,这是多么的残酷和离谱,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却道不出一句谴责。


 


最后我只能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望您能永存,我亲爱的祖国。


 


---END---


 


开学季忙成了狗,发个苏总不为人知的番外,其实苏总只是个闷骚而已啊,相信他!





评论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