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MHA/胜出] 雷克雅未克

苏我Otsuki:

    拖了一周没写文,已经退化啦………希望不嫌弃…
    雷克雅未克-冰岛首都
   


    *上
   
    飞机落地后并不急着离开,金色爆炸头的青年站在飞机场的大厅里,看着玻璃墙壁后空港里停泊的无数飞机。在冰岛这样偏远孤立的小岛,估计访客与离开的人大部分都选择了空路,于是这机场便异常繁忙。


    没等他在大厅里待着多久,他便听到身后有人亲昵地呼唤他:“小胜!”不属于本地语系的东方语言惹得旁人注视,有着绿色卷发的青年朝他挥舞着手跑过来。


    “抱歉抱歉,刚才在路上有点耽误了。”绿发青年在他面前站定,“等很久了吗?”


    “没有,刚来。”爆豪胜己拒绝了绿谷出久为他分担行李的好意,率先走向机场出口。而绿发青年明明才是在这儿居住接待客人的主人,却要喊着“小胜等我下”而追上去。
   
   
    在搭上了仅有司机一人的空荡的公车后,与爆豪共同坐在车后排的二人座上,绿谷出久为这熟悉的场景而感到好笑:“小胜,你还记得我们高中时吗?”爆豪当然记得绿谷所指的为何:那时候是期末测试,他们接到的不可能的任务是“合作并击败欧鲁麦特”;在前往考试地点的路上,他们便是这样坐在空荡的公车里。


    “不过也是有不同的啦,”绿谷接着补充,“比如那时候我们是互相间坐得越远越好,还有那里——”他拿手指了指公车的前方,“还坐着欧鲁麦特。”


    很多事情都改变了,现在他们都是二十七八的成年人了,当初少年时的那种年轻气盛早被时光打磨干净。换做年轻时绝对不会和绿谷坐一起、两句话一句吵的爆豪,此刻除了违背地心引力的金发还有着刺的属性,他性格上扎人的地方早已变平滑。


    ——但在爆豪看来,坐他身旁的这个绿毛却还是一点都没改变。“烂好人”、“胆小鬼”、“废柴”,这些他曾给对方套上的标签,此刻似乎还可以使用。


    绿谷似乎兴致十足,他的高兴从一直翘着的嘴角就能看出来。爆豪原无意破坏这份愉快,但当他张开嘴后,他发现自己能问出的问题只有那一个——什么“你近来可好”、“冰岛风景好吧”这样的问题是即使关系缓和后他仍不可能问出口的问题。于是爆豪只能将那唯一的问题问出口:“欧鲁麦特之后,你为什么要来冰岛?”


   
    没有回应。


   
    爆豪等待不到回复,片刻后他转过头,看到的却是绿发青年咬紧了下嘴唇皱起鼻子的表情,而他大大的眼眶里早已决堤。
   
   
    *
   
    雷克雅未克并不如其他资产阶级大城市一样高楼耸立,这儿较高的建筑估计也只有管风琴般设计的雷克雅未克大教堂。爆豪和绿谷从雷克雅未克大教堂前走过,低矮的蓝天下,是略暗的红色、黄色、蓝色的彩色建筑群——雷克雅未克的建筑大部分都刷上了鲜艳的颜色。


    绿谷早已对这里漂亮的景色习以为常,而爆豪则是无心欣赏,于是两人只是匆匆地走过教堂前。绿谷所在的英雄事务所位于市中心,而他住的公寓却要更远一点。


    在经过时,爆豪远远地看了眼冰岛英雄事务所。“并不如东京的气派啊。”爆豪这句小声的评论被绿谷捕捉到了,他笑嘻嘻地回应:“毕竟冰岛人这么少,怪人真的很少喔!”


    “有时候我连着两三天都没有任务,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市政府旁湖面的鸭子……”


    绿谷像遇到老熟人的正常反应一般开始讲起他在冰岛工作的故事,爆豪没有不耐烦地推开他,只是安静地听着,望着他微笑着掰手指数冰岛的好,偶尔在想不出时还会停下望着天空沉思片刻;爆豪在脑海里想:“他忘了公车上的事情了吧?”
   


    成熟了的爆豪,从来无意让绿谷哭泣。


   
    “……好啦,小胜出差的地点是冰岛,其实是十分幸运的哦!你看:冰岛这里这么安定,工作也不会太辛苦,而且有时候还能看到北极光哦!”


    那这些是你来冰岛的理由吗——爆豪极力忍耐,才克制住他脱口而出的问题。他对绿谷为何放着日本众多优秀的英雄事务所不去,而主动选择了冰岛这样偏僻的寒冷世界不能理解——特别的一点,是最被民众看好成为下一任No.1英雄的绿谷走后,与他竞争的只剩下轰焦冻一人。如果绿谷来冰岛的理由是这个,那么爆豪无法接受这种怜悯。
   
   
    在冰岛的英雄事务所安排住处之前,爆豪暂住在绿谷的公寓。他们走了约十分钟路程,最后钻进一栋外壁被刷成绿色的房子里。“这房子和你真配。”爆豪在走进房子时说到——他指的是房子外壁的颜色——收获绿谷抱怨的回复:“谢谢夸奖。”


    公寓里并不大,毕竟只有绿谷一人居住;这里只有些比较基础的家具,桌子啦床啦之类的必需品,还有一台为了关注新闻而买的电视、一台事务所配备的平板,此外再无其他的物品。


    将路上顺便买的蔬菜果肉放在桌上,绿谷开始着手准备晚餐。在雷克雅未克这样最北的首都里,连冰箱都用不上。


    绿谷在厨房里忙活晚餐,爆豪便自顾自地打量起来。他走到房间的落地窗前,大片玻璃的外面,是雷克雅未克并不热闹的街道。冰岛作为人口小国,城市里少有热闹的景象。
   
   
    “冰岛的生活很悠闲吧?”


    饭桌上,爆豪向绿谷问出这个问题。听到后的绿谷先是楞了下,才手忙脚乱地回应:“啊、是的……”


    简短的对话过后,二人又恢复沉默。爆豪无意像普通朋友那样闲扯家常,而绿谷看起来比他还不适应。爆豪将注意力转回面前的晚餐,按照绿谷所说,他为了欢迎而特意将晚餐做得丰盛。爆豪对于柠檬鹅肝这类欧式菜色不发表评论,但三文鱼确实味美。爆豪不自觉地往那多伸了几次筷子。
   


    晚餐后就面临睡处分配的问题了。绿谷看着房间里唯一的单人床有些苦恼,但作为主人,他大方地将床让给了爆豪,自己抱着枕头被子跑到沙发上放着。爆豪也不拒绝,在床上躺下了。


    “明天我会叫你起床的!”绿谷朝房间里喊了声,“明天就要去事务所报道了!”


    听到房间里传来的闷闷的一声回应,知道爆豪有好好听见他的话,绿谷满足地缩进沙发里。
   
   
   
    *下
   
    在叫醒爆豪时,绿谷意外地发现对方的眼眶下多了些黑眼圈。初到新地方,况且还是这么远的新地方,有些不适应也是正常的。于是绿谷没说什么,只是推了推被子包成的小山:“爆豪,起床了。”


    就连吃早餐时也是,爆豪揉着眼打着哈欠走进餐厅,明明就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绿谷无奈地笑笑,开始担心起等下事务所的工作,如此不在状态的爆豪真的没问题吗。


    “我说你,一直以来的这十年,你都是这么过的吗?”爆豪坐在绿谷对面的位置上,面色不善地问。


    “唔?”绿谷的反应表明了他对爆豪所说的不理解。


    爆豪皱眉看着绿谷,但最后还是妥协。他低声说了句“算了”,开始埋头大吃。
   
   
   
    去事务所的路上依旧会经过雷克雅未克大教堂。这次走的是教堂的另一面,爆豪才发现在教堂前还立了一座雕塑,雕塑的形象是仰头大笑的欧鲁麦特。面前带路的人停下了脚步,爆豪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视线的尽头不出意外地是那座欧鲁麦特雕塑。绿谷看的目不转睛。


    拍了拍绿谷的肩膀,对方迟钝地望向他,爆豪开口:“该走了,要迟到了。”


    “喔。”绿谷又回头看看一眼那座雕塑,才小跑着跟上爆豪的脚步。
   


    “你平时都会停下来看那雕塑看上几个小时?”


    “没有啦!我才不会看上几个小时啦!……虽然几分钟还是会有的。我平时不走这条路啦。”


    “那这次为什么走了这条路?”


    “当然是带小胜欣赏一下风景啊!”


    爆豪的视线从绿谷笑得眯起来的眼睛滑到他挠着脸蛋的手上,缠着的绷带的缝隙间偶尔可见丑陋的疤痕。这是出久高中时留下的,爆豪知道这一点。


    然后他想起了曾经每次伤害对手都会顺便伤害自己的那个绿谷出久。


    魔怔一般,爆豪伸手去抓住了那只缠满绷带的手,放在手心摩挲。他用拇指描绘对方掌心的纹路,惹得绿发青年浑身一颤:“小胜你在做什么?”


    触电般地将手丢掉,爆豪扭过头,声音闷闷地:“没什么。”
   


    到事务所之前的路都有些尴尬。


    对于冰岛这样人口稀少又安定(连蚊子都没有的)国家,英雄事务所的工作果然如绿谷所说的那般轻松。一天下来,唯一让爆豪觉得累的,就是要把屁股贴在办公椅上度过一整天。


    “无聊——”


    “小胜在来之前就该猜到冰岛有多无聊了吧,我还以为你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呢。”在回家的路上,绿谷对不爽的小胜说到。


    “嘁,我还以为有雪人怪呢。”


    “不会有的啦,首先地域就不对了吧……小胜到底是为啥才来这里出差的……”


    “不知道。”爆豪反问绿谷,“那你又是为什么在这里定居的?”


    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再拿眼泪敷衍过去了。爆豪在心底里发誓,但当他看到一瞬间撇下嘴角的绿谷,还有他躲闪开的眼睛时,这个誓言突然又开始站不住脚了。


    “……雷克雅未克,没有污染的城市,听起来多不错不是吗?”绿谷嘟囔,“这里环境多好呀。”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爆豪不是傻瓜,显然不会相信绿谷的说辞。但又能怎样呢?他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揪着出久的领子将他压在墙上,将爆出火花的手放在他脸旁逼着他说出口。
   
   


    今夜也依旧是爆豪睡床,绿谷睡沙发的配置。绿谷向爆豪道了晚安,再一次将被子蒙住头。
   
   
   


    在扭动着变幻的光下,绿谷见到了欧鲁麦特。
   


    独特的金色翘起的头发,壮硕的身姿,绝对是欧鲁麦特不会有错。他正站在绿里透紫的极光下,以背影对着绿谷。


    “欧鲁麦特,等下我……!!”绿谷向欧鲁麦特跑去,努力伸长了手想捉住那金色的身影。但无论他怎么奔跑,那个背影还是在遥不可及的远方。


    “我再也不会让你失望了!我会按照你说的每天好好练习,不再超量让自己透支……我不会再去强迫自己做办不到的事情了!”


    绿谷朝那个背影大喊,他的眼泪从眼角流到鼻翼,混杂着鼻涕的苦涩味道流入他大张的嘴中,但他毫不在乎。只要能让欧鲁麦特回来,他就算把喉咙喊破也毫不在乎。


    “少年哟,你还有能值得你留下的东西,现在还不是追随我的时候!”


    “求求你别走!!”
    欧鲁麦特转过身,他爽朗的笑容消失在极光里。
   
   
    在混乱之中绿谷睁开眼,他的意识仍停留在梦中的欧鲁麦特消失的那一刻,他模糊的视野只有某个淡色头发的人。那人正死死摁住他的手臂。


    意识像猛然从深水中脱出,绿谷大喘着气,待到眼睛终于对焦完毕,他才抬起头:“……小胜?”


    爆豪正单膝跪在沙发旁,他的手紧握着绿谷的。“你每天晚上都会这样做噩梦吗?”


    “唔……不知道。”面对一脸严肃的爆豪,绿谷一瞬间感到心虚,“有时候会像这样突然从梦里醒来,眼泪和汗流满了脸。”


    “忘了这些噩梦吧,欧鲁麦特的死又不是你的错。”爆豪破天荒地耐心地安慰着绿谷,“况且你还是那个什么one for all的继承者。”


    “但是……”


    “但是什么?你个废久!”爆豪重重地敲了下绿谷的脑袋,又揪着他的领口将他拎起来,将自己凶恶的脸贴紧绿谷的脸,“忘了它。”


    “……好的。”绿谷回答,他感到自己心里莫名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但他的目光马上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他兴奋地指着窗外,“极光!”


    爆豪放下出久,看着他小跑过去打开窗户,在深夜熄灭灯的城市上空,绿色的荧光带安静地飘浮。爆豪走到绿谷身后,与他挤在一起,望着头顶的光束。
   


   
    “这是小胜第一次亲眼看到极光吗?”
    “是。”
    “漂亮吧!”
    “漂亮。”
   
   
   


    END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