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half year

half year

要想亚瑟和阿尔弗两兄弟同时感冒可是一件难事,毕竟两人身体都,很强壮。第一次班聚两人公主抱自己男朋友的照片大家都还存着呢。
但在亚瑟去照顾得了流感的弗朗西斯之后,两人就齐齐地请假了。现在,罪魁祸首和担心男朋友的伊万就站在亚瑟家门口,被大铁门挡住了。

“哎呀呀,果然呢,现在只能叫亚瑟出来开门了。”弗兰西斯拿出手机打通了亚瑟的号码。

“喂……”沙哑低沉的声音。

“小亚瑟,能开一下门吗?还起的来吗?”弗朗西斯有些心疼。“阿尔还好吗,让他来开……”闻言伊万瞪了他一眼,把电话抢过来:“我是伊万,开不了门的话我来撬,到时候帮你们修。”

“……我去开,你们轻一点,阿尔睡着了……”

过了大约两分钟,铁门“哗啦啦”地响起来。亚瑟穿着拖鞋和睡衣出现在两人面前,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红通通的。

“弗朗西斯……”亚瑟吸了一口鼻涕。

“嗯?”

“去做饭。我要睡一会儿……”

“好,我扶你去房间吧。”

“不……背……”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就把东西交给伊万,扶住了昏昏欲睡的亚瑟,把他弄到了背上。
被落在原地的伊万刚自顾自的往阿尔的房间走去,亚瑟突然回过头来叫了他一声:

“北极熊…”

“什么?”
伊万看向亚瑟,发现他依然懒洋洋地赖在弗朗西斯背上,嘴里嘟嘟囔囔:

“阿尔有点高烧…你给他量一下,唔……38.5了就喂退烧药…………还有………喝水,哈……欠……”亚瑟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睡着了。

三人静默了一会儿,弗朗西斯轻轻叫了两声,就把亚瑟背回房间去了。伊万在带来的东西里翻找了一下,拿出温度计和退烧药,也走进了阿尔弗的房间去了。



房间里阴暗无光,地板上散乱着书籍和垃圾还有一个篮球里在中央,墙上贴着各类海报。
“果然是阿尔弗的风格啊,伊万默默想着。顺手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慢慢靠近床。
阿尔弗睡得很边,只要再稍微挪动一下就会掉下去,不过他把自己卷成了一团,掉下去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伊万稍稍扒开被子,把温度计甩了甩,慢慢地塞了进去。阿尔睡的很放松,即使被冰凉的温度计碰到了也只是哼了一声。

伊万听着阿尔弗粘稠含糊的声音,摩挲了一下他干燥的嘴唇,出去拿水了。

厨房里,弗朗西斯正在切菜,怕吵到在睡觉的两人,他把菜放在手上用小刀慢慢地切。听到伊万的动静,他放下刀:“怎么了?”

“阿尔弗的杯子是哪个?给他拿水喝。”

“那个,他和亚瑟用一个杯,啊,不……”说漏嘴的弗朗西斯立即闭嘴,但面前的大魔王已经听到了:“啊~我说阿尔弗是怎么感冒的,也是你传染的。”

“不不不,那个,”弗朗西斯立马翻箱倒柜,找出一个和刚才那杯子差不多的来“这个才是阿尔弗的杯。”看到上面落的灰,马上转身洗洗刷刷,还拿热水烫过一遍,装满了温水,拿给大魔王。

伊万惦记着还在房里的阿尔弗,接过水,对弗朗西斯笑了一下,走回房里了。


依旧短短短,时隔好久了,还是写不完,今天要是能写完,我就发,写不完,额,再说……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