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half year




阿尔弗有点迷糊,他知道自己生病了,热乎乎的身体和冰冰凉凉的温度计都说明了这一点。但他忘记自己多大了,他仅有的几次烧的神智不清都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哥哥都来照顾过他。现在进来的这个人……不记得了。

但是那人身上的味道很熟悉,而且他现在头很痛,根据以往的经验,要个亲亲会好的多。然后他对那人要求了

“亲亲……”

……

伊万觉得自己幻听了,他还留着和阿尔弗的聊天记录,隔了几个月才回应他告白的阿尔弗绝对不是什么主动的人!更别说像这样撒娇!

于是他没有理会“亲亲”的要求
,只是把水杯放下,拿出温度计,看了看:
“39.5……”
“……我不吃药……”听到温度的阿尔弗突然说。
伊万想起之前亚瑟的叮嘱
“不行,一定要吃。”
“不吃……”
“不行!”
阿尔弗突然嘟囔了两声,让伊万有些听不清,他便低下身子
“什么?”
“亲亲”阿尔弗突然抱住伊万,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还蹭了蹭。
好舒服,凉凉的,我想抱着他睡……
“你给我抱着睡我就吃……”

突然被“非礼”又被要求一起睡的伊万彻底蒙逼了。

但当务之急是让阿尔弗吃药,他就答应了。
“好……”
得到肯定答复的阿尔弗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手。
“先喝一点水。”伊万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起来喂水,默默整理思绪。
一会要问弗朗西斯,你生病的男朋友要求跟你一起睡要怎么把持的住,怎么恰到好处的抱住他……

被伺候着喝水的小少爷喝完了,放下了水杯,命令道:
“去拿药,然后回来亲我。”

脑子一团乱麻的伊万听从指挥地出去了。
在袋子里心不在焉地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个小药瓶后,伊万听到从亚瑟房间传来的呢喃声,就悄悄地从门缝里偷看了一下。

弗朗西斯正和亚瑟躺在一张床上,亚瑟裹的很严实,而弗朗西斯只是虚虚地躺在床的边缘,用手轻轻地拍着亚瑟,嘴里还哼着摇篮曲一类的调子。

伊万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好的,技能get!

然后信心十足地回房了。


TBC.



果然拖了很久……
不过下次应该能把生病的梗更完了……
大概吧……
噫吁xi———(xi字长啥样?)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