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狼3】Every Story Has A Happy Ending(EC)

鲨牙:

如题,甜的,甜的,甜的(相信我
接狼3后
真——温馨向
to官方:你尽管BE,圆不回HE算我输(微笑


******

Logan希望所有的故事都能有个英雄迟暮的结局,而现实是他几乎已经抓住了死神的裤脚,但又被一脚踢开了。
他们都被踢开了——他、Caliban还有Charles——以某种特殊的方式,大概死神那空不出来多余的床位留给他们。
Logan叹了口气继续给Caliban用温毛巾擦背,他身上被爆炸灼伤的部位已经开始结痂,看起来像老树上爬着的地衣。
而Charles——Charles一如既往的聒噪。
“我们菜地的土肥买了吗?我想我们该改种土豆,我讨厌青椒……”
诸如此类的。
只是Logan甚至不能让他闭嘴,因为他们如今共用一张嘴,他不愿像精神分裂一样去反驳自己说出口的话。
“你下次可以在脑子里说,别用我的嘴。”
“但理论上讲,现在这也是我的嘴。”Charles愉快的说,还是借用了嘴。
所以就是这样,Charles故技重施,在入土前抽离了意识,死皮赖脸的贴在了Logan身上。
两个意识挤在一个身体里就像单人间里塞进两个人,所有独个的东西都要争——他们争一张嘴讲话,甚或争一只鸟放水。
他们甚至有了自己的菜园,也有致力于保护老一代变种人的机构给他们提供没被植入削弱因子的食物种子。他们挑水浇园,自给自足。
屁——Logan反驳——我挑水,我浇地,我做饭,我洗衣,我他妈养活三个人两张嘴,还被挑肥拣瘦的。
但生活依然一天天变得更像样起来,Logan的头发每天早晨都更黑一些,Caliban身上旧痂脱了的地方也不像之前苍白了,偶尔他可以只戴着一层面纱去屋檐下坐坐。

Logan某天从床上爬起来,突然决定把蓄了很久的胡子剃掉。等他洗掉下巴上的刮胡沫,听到窗外有鸣笛的声音。
大概是Charles又电话订购了什么玩意——Logan咂着嘴——人到暮年旺盛的购物欲啊,上次他是不是买了个木秋千?
“这次不是我。”Charles占用他的嘴为自己辩解。
“哦,那我们可走着瞧。”Logan向屋外走去。
他推开刷了白漆的拼接木门的时候,Laura正在走上门前的台阶,小姑娘一抬头,正好撞见Logan望下来的目光,两个人都一愣。
在Logan想到该怎么解释前,Laura先伸出了钢爪。
“你谁?怎么在这?”她声音尖利的快速说着,慢慢弯下身子,像头蓄势的小豹。
Logan摸了一把光溜溜的下巴,开始意识到胡子对于亲爹的辨识度是多么举足轻重。
“是我,”他顺手拿起靠着扶栏的拖把,把其中一头乌漆麻黑的布条贴在下巴上,“我是你……”
“爸”这个字黏在他嗓子里,踌躇了一下也没说出口。
他看到Laura明显的抖动了一下,然后她扶住了栏杆,没有完全褪下戒备,但眼里已经酝酿出一层水雾。
“不,你是假的,他死了!”她这么说,但声音却抖起来,说到最后带了哽咽。
“呃……”Logan费劲的挠着头,“抱歉浪费了你立的墓碑。”
“瞧瞧,你都没给我立碑。”Charles说,这次没用上嘴。
Logan没理他,Laura这时候已经开始用手背抹鼻涕了,Logan刚朝她走近一步,Laura就拿泪汪汪的眼睛瞪他,Logan不敢动了。
他该怎么解释那句煽情的“啊,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是不是该澄清一下他想说的是“啊,原来失血性休克是这种感觉”?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Charles打断他,“去抱抱她,叫她Laura宝贝,Laura亲亲,Laura甜心,然后吻她的额头。去啊,Logan!”
Laura开始嚎啕了,Logan老心一横,下决心被捅个对穿也要先抱到孩子。
他抬起一条腿。
“Laura,还好吗?”
他听到有声音喊,于是弯下身去看屋前的草地——那里停着辆铁皮卡车,有人正拉开车门从里面下来。
“Laura?”
那人绕过卡车向屋子走来,被屋前的灌木挡着,他看不清这里的情形,但Logan站在更高一级的台阶上,先一步摸清了状况。
“操。”他说了一句。
Laura最后一次抹了抹眼睛,对着下面挥手。
“Erik,在这里!”
Erik已经转到台阶底下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没露出太惊讶的表情。
“哟,我说怎么老远的感觉这里有个铁块,你不是死了吗?”
Logan为Laura的学龄前教育往完全错误的方向迈了一大步而气急败坏。
“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他对Laura说,眼睛却盯着Erik,钢爪也伸了出来。
Laura挡在他们之间。
“爸,Erik是我朋友,他陪我玩嘞!”Laura比划着,“他可以把我举高高!”
“是放风筝。”Erik纠正她,一边好整以暇的踱步上楼,在Laura身边站住,一只手搭在小姑娘肩上。
Logan吼起来。
“你离她远点!”
然后举着爪子向下冲。
Erik认真的听着他的意见,突然笑出满脸褶子。
“看来你爸比也想一起玩放风筝呢。”
他弯下腰对Laura 说。

等一切误会尘埃落定,他们终于可以围在堆满杂物的桌子边喝茶的时候,Logan问,“你不是被关在海上监狱的地堡里吗?”
于是Erik说了关于一颗回收的人造卫星落错了地点,把他的天花板碰了个穿,而他顺势捡起这颗白得来的福蛋,把地堡砸了的故事。
Logan发出惊叹的声音,“你的能力没被削弱?”
Erik表示在那种戴塑料假牙吃草木灰的地方,转基因食品都是高级货,想都别想。
过会儿他犹豫着说,“Charles他……”
这句话像一道电流沿着脊柱爬过Logan的后背。
他刚刚居然完全忘记了这个问题的存在,甚至也没发现Charles沉默已久。不过他该怎么说?Charles在这,你可以跟他说话,但永远别想摸到了?他可以这么说吗?难道再也操不到不也是一种损失吗?他会被放风筝吗?
Logan在脑内紧急呼叫,“Charles,你去说!我没话接!”
但Charles却缓缓从他脑内抽了出来,Logan能感觉到他像一只揉动的软体动物,滑到他腰上的某个部位团了起来。
“Charles!”Logan声嘶力竭的,“我会被放上天的!”
但Charles不理他。
同时Erik还在说,“Charles他……被埋在哪?我听Laura说了。”
Logan卡吧一声闭上了嘴。
Charles把意识团的更紧了。
“在那个……去北卡罗来纳高速路旁边一片树林里一棵树的底下,”Logan机械的回答,“旁边有河。”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法给出一个准确的定位。
Erik拿小勺在瓷杯里搅拌着。
“你领我去一趟。”
Logan老老实实的说,“得过几天,要先把地里的菜收了。”

于是Logan要伺候的人就又多了一个。
而且最近他发觉Charles总是没生息的就把自己的意识挤出来,等他再回神的时候,发现正盯着Erik看。
“你老看我干嘛?”
Logan于是把这句话照搬给Charles听。
“你老看他干嘛?”
Charles 沉默着,然后问,“你觉得,把我的身体刨出来还能用吗?”明知行不通又惆怅道,“我不能这副模样见Erik,他曾经夸我好看来着,而显然他不怎么喜欢你的脸。”
Logan一脸震惊——不住滚哦,还有脸挑!
再后来他的嘴巴一天会被征用几次来问Erik“想Charles吗”。
事后Logan舌头上总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但老狼还是兢兢业业的挑着水,浇着地,一日三次的,做着饭。
一次他正在煎午餐吃的鲷鱼,Erik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开口就说,“Charles,跟我谈谈吧。”
Logan一吓,让煎锅砸了脚。
他缓缓转过身,看Erik一脸笃定的样子,知道瞒不过去,就默默把Charles的意识推上去,自己缩一缩,捂住耳朵。
Charles在他的身体里发着抖,好一会才颤巍巍的开口,“你怎么知道……”
Erik叹了口气,好像他问了个蠢问题。
“因为你叫我Erik,”然后补充道,“用Charles的语气叫我Erik,我听得出来。”
Charles慌乱道,“那、那……”
Erik突然笑了,眼角雀跃着老年斑。
“又玩这一套?老家伙,有你的。”
然后更大声的笑出来。
Charles也跟着笑,放松了下来。
一会他又说,“来我这里吧,我知道你不喜欢他这张脸,”顿一顿,他一挑眉,“但你喜欢我的。”
Charles顶着Logan的模样红了脸,Logan在一旁大叫耻辱。

后来Laura问起Charles和Erik的事。
“哦,”Logan咬着炭烤饼干,“他们结合了。”
Laura想了想问“是那种结合吗”。
Logan白了她一眼,开始为孩子的教育问题担心——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该知道这些的。


end

******

评论

热度(482)

  1. 快来削我啊鲨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