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盾铁】节日和醉酒的必然性{3490}(3)

试春盘:

劳动节快乐各位≧▽≦
完全傻白甜不好意思了,噗……
很蠢,很蠢,很蠢……我要向Stark谢罪……
阅读愉快XD
——————


“嗷!酸臭味,到处都是酸臭味!”一大早,从外面刚回来的Clint就大叫道。
“谁叫你今天出门了,连红骷髅也没敢在今天上街。”刚结束一个任务的Natasha坐在沙发上,一边修着指甲一边看着电影。
“噢!Nat你回来了。”Clint懊悔又愤恨地喊了一声,深恶痛绝地坐下后看了一眼屏幕,“你在看《消失的爱人》?今天可是情人节,Nat!你真的够变态了。”讲完就兴致勃勃打算加入看电影行列。


没多久,Toni睡眼惺忪地揉着太阳穴经过了客厅,看样子是要去厨房给自己先弄一杯咖啡。
“早上好铁罐……”Clint刚开始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电影漫不经心地打着招呼,接着突然猛的转向Toni,“老天啊你是让Dummy给你理发了吗!”Clint说完大笑起来,要不是被Natasha阻止,他会把这个Stark拍下来发上推特的。
但这不代表Natasha对Toni这身样子没有意见:“不止是头发,Toni你的妆花的像鬼屋扮演者。”
Toni还没睡醒的耳朵表示它什么也没听见。


喝了小半杯咖啡,她的眼皮才终于同意分居。脸上的依然五颜六色,头发依旧一塌糊涂,但,谁在乎呢?反正她现在不在乎。
她走出厨房:“早啊Nat,还有小鸟。”说着又喝了口咖啡,慢条斯理而一字一句地接着说:“该 死 的 你 刚 才 是 不 是 说 了 Dummy坏 话?”
一阵冷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Clint在心里抖了一抖,立马又好像又发现了什么似的转移了话题:“铁罐啊,你身上这件逊毙了的外套是谁的?老天这明显是件男装吧,你的品味居然这么差……”
Toni听着Clint的滔滔不绝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颜色老气、样式老旧,总之就是很不Stark的外套,她努力回想它的来历,到底是谁还会穿这么老旧的款式啊?但却没有一点头绪。


“嗨早上好各位。”这时候刚好Steve晨练回来,“嗨Toni……”他看着Toni,话还没说完却被自己的一声闷笑打断。Steve为自己的笑微微有点脸红,但他马上温和地说:“噢不对不起……我是说……你醒了,外套可以还我了吗?”说着还指了指。
听到那声笑,Toni突然后悔了——她刚才应该在意一下自己的样子的。不过,“……所以为什么我身上会有你的外套?”
“啊……所以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听到她这么问,Steve绝对是偷偷松了一口气。
“……”Toni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她该记得什么吗?她的大脑已经因为Steve那句指意不明的话转速直达八百,但还是找不出任何有关这叫外套的记忆,最后也只是懊恼地咬了咬嘴唇。


一直盯着他们俩的Clint趁这个机会插了句嘴:“啊啊啊Stark你……”
“如果不想让你的新制服成为女式服装最新款就马上闭嘴小鸟!”对了,也顺便阻止了想搞点事情的Clint。
“嘿我……”
“噢是的‘我还什么都没说!’”Toni翻了个白眼学着Clint的语气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的确什,么,都,没,干!”接着又小声询问自己,“天哪我竟然什么都没干?不对,我应该是什么都没干吧……”她越说越没有底气,求助似的看了看Steve。而后者,笑着摇了摇头,“是的是的,什么事都没有。而现在,”他指着嘴里手里都塞着高糖食品的Clint说,“我们的Barton先生可能需要做出一个去训练,或是割肉的选择。”
“嗝——”Clint差点把自己噎死。
“还是割肉吧小鸟,高效不反弹。”看着被反将一军的Clint,Toni这才看起来没有那么懊恼,用自己笑得发抖的手拍了拍他,真挚地建议道。
“还有Stark小姐,”Steve突然把目标转向了Toni,“你目前可能需要一个彻底的清理。”Steve脱下她身上的外套,在Toni还没反应过来时把她推向了电梯。
“记得别让Dummy给你洗——”电梯门关上前,她还是听到了顺过气儿的Clint的大叫,她朝空气摆了个鬼脸,思考着让Jarvis在整个大厦广播Clint上次被Hulk追了整个下午的录音的可能性。


等Steve也走了,Clint夸张地摇头晃脑地说:“有问题。”但一点也没达到自己的目的——Natasha恍若未闻。
他这才放弃:“你好像早就知道了?”
“不是好像。”Natasha说完就起身走了;我是怎么产生在大厦就不会被恶俗的情人节袭击的错觉的,她想着。


所以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前一天晚上Steve正收工要回大厦,当然美国队长不收拾美国恶棍的时候得打工来赚些钱,或者说消磨时间。这是情人节前夜,路上的商店灯火通明——他坚信这也是一种意义上的光污染。大大小小的爱心在他眼前晃悠,让他生理上都有些头晕了。
“哥哥,买朵花给女朋友吧。”一个可爱的卖花姑娘拦在他前面,看她的样子好像十分确信Steve不是单身似的。Steve没拒绝,他觉得自己看到她深色的眼睛就没法拒绝了。


在这时来了个电话,就来自另一个有着深色眼睛的姑娘。
“你是谁啊!喂!”刚接起电话,Toni的声音传过来,吓了Steve一跳。这明明是Toni没错吧?不过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Toni?我是Steve?”他规矩地回答。
“Steve……嗝……你是那个……很好很好的Steve吗……”Toni明显喝醉了,但吐字却仍旧清晰。Steve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透了,不过他还是开玩笑着回应:“那个?你还有别的Steve?”
“没有没有,就是那个……不过那个Steve有点不好……”
“你刚刚才说他很好很好呢。”Steve突然有些走神,想起对面那个声音上一次喝醉的样子,想起那个人把她自己缩成一团挤在自己怀里的样子……
“他不喜欢我!不喜欢我的都不好!”Toni的叫喊把他拉了回来,他听到这句话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Toni马上又说话了,声音越来越轻:“你说他为什么……嗝…不喜欢我呀……”接着电话里传来几声别人的声音,通话结束了。


“我没有不喜欢你。”沉默半晌,Steve听见自己这样说,“那你喜欢我吗?”
Steve忘记自己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好像有些对她动了心。他之前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倒不是说他会对自己的心意感到害羞,只是他醒来那么长时间里,还没想过要开始一段恋情。
你可以说他没做好准备,而在他被动地又再一次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之后,在他见惯一切新奇古怪的东西却仍旧止不住想念他的年代以后,他觉得自己也许永远也做不好这个准备了。
尤其是成为复仇者之后,他自觉多数时间已经不是作为Steve Rogers活着,而是作为那个无坚不摧的美国队长,被民众信任敬畏的所谓美国精神的象征。


事情是在什么时候发生转机的呢?
住进了大厦后,离开那个他本来以为会有一些熟悉感的布鲁克林的小房子之后,他却好像是在这个本应是最陌生的地方感受到一些像过去一样的,像战乱开始之前的生活。这让他好像稍稍找回了Steve,找回了他好像不见很久的东西。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有一种熟悉感和亲切感竟然在一个永远走在时代前列的未来学家身上出现了,在她每次战后象征性地询问每个人的伤情的时候,在她威胁着要把每次与坏掉的电器一同出现的自己扔到原始森林的时候,在自己必须要威逼利诱地改正她的坏毛病的时候,在自己见到她坚毅的眉眼上的青紫的时候……他不可自抑地就靠近她,最后让人无法相信地爱上了她。


但他从来没有思考过他们在一起的可能性,因为这不可能。只要他们还是复仇者,只要他们还有着要牺牲自己特权,只要他们还能够有能力保护第二天的太阳,他们就不能够,或者说他就不能够给自己这个机会。


可这莫名其妙的一通电话,却让他多多少少有一些动摇。胡思乱想了半天,任凭电话也响了半天他才想起来接电话。
“喂,请问是Rogers先生吗?我是Potts……请问你有时间吗?”
“是的,我有?”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在一个慈善酒会,Toni把自己喝醉了。”
“我想先让她回去。但今天Rhodey不在,Happy不放心留下我。”
“除了我们几个人和你们,我不放心她单独跟别人在一起。”
“所以……能麻烦来接一下Toni吗?”


“你真的确定可以送她回去吗?要不然在坐在车里等她酒醒一点?”
“不用担心,我会让Toni安全回到大厦的。”
“有你在我不担心Toni……当心点,Steve。”Steve不太明白为什么Pepper眼神里好像充满了同情。


Steve扶着基本丧失行走功能的Toni走在街上。现在的Toni几乎成了一只软体动物,骑哈雷回去绝对不是个好选择,他只能找找周围有没有出租车。
路上始终空空荡荡的,出租车司机都那么早收工不会破产吗?他完全忘了现在已经不是他刚下班的那个时间了。
路上吹起了风,Steve把自己的夹克外套脱了下来,他猜Toni醒来后绝对会因为他把这件外套披在她身上而诅咒自己,想着他撇了撇嘴。


慢慢走着,他看了看靠在自己身上的Toni,却突然对空旷的道路感到一丝感激。他有些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摆,世界可以静止在这一刻。爱破产就破产去吧,永远也别来什么出租车了。他破罐子破摔地坐在路边。
他的玫瑰被他在来的路上胡乱塞进了口袋,可身边人跟那朵玫瑰,可真配。


突然Steve觉得身上的压力不见了,Toni竟然把身体坐正了。在他以为她又要开始摇头晃脑的时候,Toni突然用两只手捧着Steve转向她的脸喊了一声,“Ste——ve,早上好!”原来圆滚滚的眼睛眯成了缝,脸上是明显不清醒的醉意,接着拿手向路灯的方向遮了遮,用一种撒娇的口吻抱怨道:“怎么不拉窗帘……”
Steve不得不承认,他还是低估了醉酒的Toni。


Toni站起来后踩着她的细高跟就迈着大步往——任何一个方向走,她就只是摇摇晃晃地边走边跟Steve大声嚷嚷。不过Steve好像没有拦着她的打算,他只是看着这样的Toni,贪婪地想一直这么看着。


“Steve,你知道吗——Thor的大锤子是排风装置……”
“Steve——Clint蠢蛋拿我的反应堆做爆米花!我要给他的箭桶里塞满巧克力豆!”
“Steve,要是Steve再弄坏我的咖啡机我就把他扔到亚马逊抓鲨鱼!”
……
Toni大跨步走上了台阶,回过头叫了一句:“Steve……”她突然又住口了,悬挂式路灯在她的身后轻轻晃动,她的脸在黑夜与灯光中的交替中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Steve停住脚步,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隐隐有了一点不知道是什么的期待,像心里藏起了一只小鹿,时不时欢脱地蹦哒几下。接着他听见Toni拖着声音说:“Steve——走不动,背我——”


趴在他身后的Toni嘴里还在不停念叨,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到后来留在Steve耳朵里的就剩下:
“Steve——”
“Steve——”
“Steve……”
没多久,她又睡着了。呼吸轻轻地打在Steve耳畔,像Steve的那只小鹿在呢喃;她的手却依旧像上次一样,紧紧扣着他的脉搏。


不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而是在看见她的任何时候,都会动心。

评论

热度(25)

  1. 土豆豆豆豆豆试春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