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half year

法英初中的故事


亚瑟和弗朗西斯初中是同一个班的,但是他们初二才知道对方的名字。
至于原因,用弗朗西斯对安东和基尔说的话来说就是:“这个班真是太冷漠了!”


初二一开学,八年(3)的同学就遭遇了大危机!
他们敬爱的班主任在讲台上宣布:
“你们已经初二了,我很遗憾,你们并没有因为这一年的相处而变得像一个整体,女生已经能玩在一起了。但是…男生是怎么回事!不跟女生交流就算了,个体之间怎么连互动都没有……
总之,大家要按这个安排表来换座位。”


听完老师冗长的演讲,弗朗西斯不屑地对安东和基尔表示:“老师只是单纯的想把关系要好的拆开而已,像哥哥我这种万人迷,对全班同学早就熟的了如指掌。”“那你的新同桌是?”
安东指指后面已经收拾好东西要搬过来的人,弗朗西斯立马转身坐好,看向那人。


“你好,我叫亚瑟·柯克兰。”冷漠疏离的声音。
看着新同桌碧绿如草原的眼睛,弗朗西斯愣了半响。
“你,你好,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好怪的名字。”


短短短!我五一还活着的话就继续写……

发现图看不清,再发一次half year法英小番外

half year
法英的甜蜜小番外(一)

亚瑟和弗朗西斯是在初中认识的,当然,也是在初中开始交往的。虽然两人开始的十分草率,但这也不妨碍两人迅速地闪瞎了众人的眼。交往半年后,两人迅速地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

亚瑟喜欢街口转角处一家店的奶茶。

非常喜欢!

喜欢到别扭到极点的性格都掩藏不住!这让弗朗西斯想起他俩还没交往时候的事。

当两人又一次经过那里时,亚瑟又盯着那家店看了。已经三个星期了,每天都会盯着看,就是不买,还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弗朗西斯默默在旁边想着。
只是有点小贵,纠结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而且最近连下午茶的蛋糕都不吃了。难道是上次被阿尔那臭小子笑了?

“呐哈哈哈哈哈……亚瑟,你竟然喜欢这种小女孩喝的东西,呐哈哈哈……”

啊,果然,弗朗西斯额头上出现三道黑线,那臭小子太欠扁了,下次要好好教训他。不过,现在要迟到了……
“啊啊啊,弗朗西斯,你怎么不提醒我时间!!!”
“小亚瑟,我也在想事情啊!!!”
两人一路狂奔,留下一地烟尘……

夜晚
“一,二,三……九,额,还有二十?啊啊啊,烦死了!”亚瑟苦恼地抓抓头。
“弗朗,我跟你说啊……”
“kesesesesese……”
又是他和那两个狐朋狗友,亚瑟竖起耳朵悄悄地听他们的动静。
“啪嗒啪嗒……”弗朗拖拉板凉鞋的声音,有规律地,一下一下,越来越近,另外两个人的说话声也越来越小了。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唔唔”安东和基尔摇摇头,表示不想因为太吵又被揍。上次跟弗朗来这因为太过吵闹,吓跑了亚瑟家不少客人。
额,忘了说,亚瑟家是开水果店的。

“没事啦,这么晚,早就没客人了,说不定…”
弗朗看着紧闭的大铁门,“都…打烊了……”
基尔终于忍不住地笑出声来:“kesesesesese,你千里迢迢走了一趟,连一面都见不上kesesesese……“
弗朗一掌拍在他肩上,示意他闭嘴,然后轻轻敲了敲门:“亚瑟,你在吗?”
亚瑟应了一声:“在,不过开门太麻烦了,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弗朗西斯挠挠头:“没事,就是给你送点东西,放这啦!”
“好!”

等三人走远后,亚瑟费力地把门抬起一点,却怔住了,是街角那家店的奶茶。

“笨蛋,来回要两个小时呢”嘴上说着不留情的话,却俯身拿起了奶茶,喝了一口“这么贵,一点都不好喝。”嘴上嫌弃着,却依旧乖乖地把它喝完了。
“真是太甜了。”亚瑟默默说到,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

~❤️~

一个月后

“给”
“什么”
“生日礼物”
“啊?!!”
“生日快乐!”
“小亚瑟,你竟然这么坦诚,让我来看看礼物……这个,很贵的…难道说你这两个月这么省是……”
“baka,烦死了,上次的奶茶很好喝,我还要,去给我买!“
“好~”弗朗微笑答道。




正剧梗住了,写点小番外,half year法英甜蜜小番外
额,每次都没有打—TBC—

half year,凌晨更好累,有点话明天打……

half year

half year(二)


茶香四溢出来,茶,泡好了……

因为是单人间,特殊待遇,大家也不怕被查宿,至于自己的那边,有良心的好舍友帮忙守着。王耀也猜到这帮疯子会跟自己闹一宿,就让他们回去拿了换洗衣服。
亚瑟最先回来了,帮着王耀清洗茶具:“耀,说实话,我一直喝不惯你的绿茶,太苦了。
王耀优雅地把水倒入壶中“我知道,这不是拿了红茶吗?上好的凤庆滇红,一下给你翻出来。”
王耀不舍地闻了闻溢出的茶香“这么好的茶,给其他人喝我没意见,给阿尔那小子喝,上次我喝毛尖的时候被他一口闷,还全部吐出来,心疼死我了。”
亚瑟“噗嗤”一笑“那小子就是高雅不起来,只吃的了垃圾食品,你别理他。”


“嗯”王耀放下水壶,将茶盖盖好,轻轻地用中指和食指按住茶盖,将第一壶茶水倒净。
“说实话,我一直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洗茶'?”亚瑟看着王耀优雅的动作,发出疑问。
“是不是觉得很浪费?第一壶本应是最浓郁的味道,却要被倒掉。我刚开始也觉得,后来自己泡的时候试着喝了一下。”
“味道如何?”
“不如何,太苦了,对于红茶来说,完全失去了它本应有的馥郁。而且,我最喜欢的是第三壶茶,颜色如琥珀,气味清淡,最好不过…”
“就像告白是吧?哥哥?”湾湾的声音突然插入进来,把专注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时两人才注意到屋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家都端庄地坐着,看样子本来都在听王耀讲茶。不过被湾湾这么一插嘴,又开始喧闹了。
“对啊,伊万已经告白了一次,是不是还差两次,阿尔弗就会回复他了?”
“第一次告白,好像是半年前吧,对啊,才刚开学不久呢……”
“娜达莎知道的时候,都要闹翻了!”


王耀模糊地想起娜塔沙刚开学时的一次发飙,伊万当时很沉默呢,并没有像平常一样求助的样子。
“要期中考试的时候吗?”王耀低声询问旁边的亚瑟。
“是啊”亚瑟漫不经心地回应“那次闹的很出格,所以全班都知道了,啊,不,除了你。你消息真是闭塞的到一定境界了。”
亚瑟的毒舌让王耀不竟反唇相讥:“是啊,连你和弗朗分手我都不知道。”
亚瑟忙碌的手顿了顿,“我可没有宣布出来,大家就那么知道了,我有什么办法。”
王耀看着他处变不惊的神色,叹了口气,最近年轻人感情纠葛真是复杂。
伊莎突然对亚瑟高喊一句:“你怎么不去照顾弗朗?”
亚瑟面上一红:“为什么要我去?”
“你俩不是和好了吗?”
老王:冷漠.jpg
众人:“yoooooo~~秀恩爱,分得快~”
王耀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亚瑟的肩膀:“年轻人…老人家消息闭塞,请多包涵。”


亚瑟已经开始冒烟了,恼羞成怒地转移注意力:“阿尔和伊万不是还没成吗?阿尔还没有回复伊万,你们应该去问他才对?”
刚运完女孩子,正靠在墙上休息的阿尔:关我什么事?!!
众人:yoooooo~~害羞了~
本来高冷地坐在椅子上的娜塔沙面色一沉,不屑地哼了一声
“他才不会有胆子回复我哥哥呢!”
阿尔弗立即反驳道:“那是因为本hero还在考虑。”
“都半年了,你还没考虑好,太慢了吧?”
“没有,他又告白了一次,本hero需要重新考虑。”
“what?!!”众人齐齐惊叹。
“对啊!”阿尔翻出手机,生怕他们不信,直接打开了信息记录:“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真的喜欢你,请干脆地回答我吧。”
王耀:“excuse me?我这个老人家还不了解半年前的告白呢!”


半年前,阿尔弗正靠在床上悠闲地打游戏,前方突然有一个小怪出现,阿尔弗正要打。
“QQ 现在
您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我擦,挡住了,挡住了,,我擦!”
看到画面上大大的game over,阿尔弗泪流满面,老子好不容易计划的全胜,妈的!
他退出游戏,决定看看那个混蛋是谁?
“大鼻子熊?”他有些诧异,两人关系不错,可是一般不用QQ之类的东西来交流,是有什么急事吗?
“是GIF啊”阿尔弗喝了一口可乐,等着动图加载出来。




出尔反尔的我,因为被烟花太太虐到了,自己给自己写糖(?),好吧,日常……伊万会怎么告白呢?下周未完待续,King~闪亮的微笑(表脸,啪!





根据同学经历改编,略有夸张的段子连续剧。这只是开头,运气好能再更一点。学校政策导致的周更…周更……唉……

要生了(续)

啊啊啊,发了三次,吞了三次。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u/5718668366

段子


冷战,露米,abo


要生了


“砰!”
“诶,你谁,怎么把医生打晕了?”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警卫,警卫…”
听到声音的阿尔弗挣扎着坐起来,但一阵阵的疼痛又把他拖回床上。
“啊!”
来人急忙推开护士,冲到床边:“阿尔弗你怎么样?”阿尔弗有些懵了,因为他的眼睛告诉他,这是他的alpha。


“伊万!”


此时护士们已经打算报警了,阿尔弗急忙制止她们:“这是我的alpha,没事,啊!”话没说完,疼痛又一次袭来,伊万心疼地抓住阿尔弗的手:“没事了,阿尔弗,我是来给你助产的。”
“你—”护士们与阿尔弗齐齐的发出一声惊呼。阿尔弗抓住伊万的领子,忍着疼痛对他说:“听着,伊万,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再给我,找一个,医生来。”
伊万显然无视了他这一番话,抬头对震惊中的护士们大吼一声:“都愣着干什么,继续干活。”
然后低头温柔地对阿尔弗说:“放心,我有好好去学习过。”还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然后温柔地询问护士:“请问要什么时候开始润滑呢?”


……


五分钟后,赶来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听到阿尔弗愤怒的叫声:“自私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等我有力气了,我要把你的XX扭断!!!”
“……”
“……”



end(maybe?)







看了一篇描写详细的生子文,里面说omega生产前医生要给产道做润滑,按摩腺体之类的。然后alpha 就把医生打晕,自己去助产了这样的。
嗯,然后产生了这个脑洞,本来想写一个小短篇的,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也要开学了…啊……
以此段子祭奠我逝去的小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