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通知】34km汉化论坛

34km-法英同人漫汉化组:

汉化组博客上这篇文章显示被删除,只能通过转载看到,点进原博也无法查看,如有需要请于转载页面上查看下载地址,(づ ̄ 3 ̄)づ么么哒!


洛安法:



汉化组博客上这篇文章显示被删除,只能通过转载看到,点进原博也无法查看,如有需要请于转载页面上查看下载地址,(づ ̄ 3 ̄)づ么么哒!


34km-法英同人漫汉化组:


 



三十四千米俱乐部:http://www.34km.club(暂关)


 


【公告更新于2017.7.18】


 


1.因为组长现实忙碌,论坛决定暂时关闭注册和访问,再开时间待定。


 


若有任何疑问,请联系企鹅邮箱 2606758292一星期内会回信),这个号不会常上,留言不能及时看到。


 


2.关站期间,以前组里汉化过的曾在重要节日限时放出的部分汉化也将开放下载,下载地址见文章最后。


 


此外,汉化组以前汉化过的部分条漫一直公开在微博上,也可自由阅读和下载。


 


将要放出的打包下载目录为:


 


❤[15年元旦][34km漢化]法英本x15,包含:


 


[34km漢化Vol.55][Fiz/ilo][MILLENNIUM][47P]
[34km漢化Vol.56][ラーテレ/すわる]仲夏夜[25P]
[34km漢化Vol.57][合志/だれか+うずひ+杏李+ぼたん]英国痴态合集[73P]
[34km漢化Vol.64][Dolce Einsatz/トモエキコ]Don't Speak![29P]
[34km漢化Vol.65][一時停止/梶川]骗子、我相信你、再狠揍你[26P]
[34km漢化Vol.71][beryl/苍原]画中恋人[173P]
[34km漢化Vol.73][Apricot plum/杏李]Good Bye Yellow Brick Road[56P]
[34km漢化Vol.75][psy]But, still lovin' you[18P]
[34km漢化Vol.76][東京大崎/kinaco]LONG VACATION[27P]
[34km漢化Vol.77][glorious star/莲华]glorious star 再录集[195P]
[34km漢化Vol.70][にへん/すだ]满满的财富 1[72P]
[34km漢化Vol.78][にへん/すだ]满满的财富 2[76P]
[34km漢化Vol.80][にヘん/すだ]满满的财富 3[84P]
[34km漢化Vol.81][Fiz/ilo]7/365 DAYS LIKE HEAVEN[40P]


 


[34km漢化Vol.82][泣き虫ジャック/うのまる]向阳处的世界[42P]


 





 


[14年国庆]34km法英漢化本X15,包含:


 


[FrUK漢化Vol.30][つし子/NIGELLE]他的肢体[45P]
[FrUK漢化Vol.31][beryl∕苍原]猫耳X护士[33P]
[FrUK漢化Vol.32][beryl/苍原]透明男友[58P]
[FrUK漢化Vol.36][Fiz/ilo]Nightingale[64P]
[FrUK漢化Vol.39][tsd/エム]那个男人是变态[33P]
[FrUK漢化Vol.41][beryl/苍原]唐璜之恋[53P]
[FrUK漢化Vol.46][glorious star/莲华][我所看见的梦想][36P]
[34km漢化Vol.58][glorious star/莲华]Love like never before 1[56P]
[34km漢化Vol.59][glorious star/莲华]Love like never before 2[70P]
[34km漢化Vol.60]glorious star/莲华][Love like never before 3][66P]
[34km漢化Vol.61]glorious star/莲华][ I ][61P]
[34km漢化Vol.66][non-ya/あずみのんこ]Please hear my selfishness![34P]
[34km漢化Vol.67][non-ya/あずみのんこ]Re:akabon![16P]
[34km漢化Vol.68][beryl/苍原]永生·前篇[122P]
[34km漢化Vol.69][刺伤][LONG NOVEMBER(含《伤痕再录》加笔+后记)][82P]


 





 


3.两部打包漫画下载地址:


 


❤[15年元旦][34km漢化]法英本x15:


 


链接:http://pan.baidu.com/s/1gd1TnBt 提取码:t22l


 


礼包解压码提示:


 


设,密码由A,B,C,D四个部分依次组成,则:


 


A:此礼包首发的年月日(机智的小伙伴可以猜测到,共8位数字)
B:“弗朗亚瑟”的日文罗马音全小写
C:“征服你是我的梦想”这句台词的TV版集数
D:“お前と一绪にならないと、俺死ぬかもしれない”这句台词的TV版集数。


 


密码共19位。


 




 


[14年国庆]34km法英漢化本X15:


 


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mg7M8E8


 


(无解压码,只有提取码)


 


提取码提示:
设,提取码每个字母代号分别为A、B、C、D,则:

1.多佛尔海峡宽___km。
 A=答案÷2-4
2.诚挚条约签订年月日是___。
 B=年月日每位数字之和÷2-2
3.2014年是法英两国签订上题中所提条约的第___年。
 C=答案÷5+3
4.D=A*B÷C(结果四舍五入)

提取码为4位小写字母,分别为ABCD在英文字母表中对应的字母。
(例:1对应a,2对应b,以此类推。)



   

不一样【法英】


依旧很短


法姐视角,亚瑟有轻微自闭症





“这个小男孩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


作为一个16岁的青春期美少女,她觉得自己完全有权利拒绝参加亲弟弟的生日会,为这个来和妈妈闹上一闹也是可以的。然后,那个自己不识趣的小弟弟就带着自己所有的小朋友闯了进来,围观自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还能把他们平静地请出去真是好温柔,好有理智哦。


“呼——”换好衣服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出去了。尽管妈妈的理由是接待客人,但出来之后自己并没有什么可做的。
在一群还没有自己胸高的小朋友中拍手唱完生日歌后,她就只能靠在沙发上看着小孩子们打打闹闹,

其中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自己的弟弟一直拉着一个男孩的手。
嗯。。。冷漠。



这种无聊一直持续到妈妈拿着蛋糕过来。
“还记得那个小男孩吗?”
“哪个?”
“你弟弟牵着的那个。”
“哦。”
“我不是说过的吗?”妈妈突然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嗓音:“你不觉得他和别人有点不一样?”
“嗯,眉毛那么粗,确实不一样。”
“哎呀,不是,你仔细看看。”
她把注意力从蛋糕放到了那个男孩身上,虽然一直被自己过度活泼的弟弟拉来拉去,却没有加入任何游戏。而且,孩子堆中唯一的两个成人就是他的父母……


“啧,没什么啊!”她不耐烦的吃完了蛋糕,进了屋,紧跟着她的妈妈着急地小声补充:“那个男孩就是有点问题的,你看他爸妈的态度,你看他的样子……”
“妈妈!行了!我要写作业了!”
她急急把人推了出去,把房门上了锁,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作业什么的,刷完就写。

听着门外的嬉闹声,她忍不住去想那个男孩。说实话,她很反感妈妈用那种歧视性的语气说人,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
小孩子嘛,各有不同,安静一点也是有的,父母嘛,溺爱一点也是有的,嘛,也没什么问题,继续刷微博咯




新脑洞,会有后续……………吧

half year




阿尔弗有点迷糊,他知道自己生病了,热乎乎的身体和冰冰凉凉的温度计都说明了这一点。但他忘记自己多大了,他仅有的几次烧的神智不清都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哥哥都来照顾过他。现在进来的这个人……不记得了。

但是那人身上的味道很熟悉,而且他现在头很痛,根据以往的经验,要个亲亲会好的多。然后他对那人要求了

“亲亲……”

……

伊万觉得自己幻听了,他还留着和阿尔弗的聊天记录,隔了几个月才回应他告白的阿尔弗绝对不是什么主动的人!更别说像这样撒娇!

于是他没有理会“亲亲”的要求
,只是把水杯放下,拿出温度计,看了看:
“39.5……”
“……我不吃药……”听到温度的阿尔弗突然说。
伊万想起之前亚瑟的叮嘱
“不行,一定要吃。”
“不吃……”
“不行!”
阿尔弗突然嘟囔了两声,让伊万有些听不清,他便低下身子
“什么?”
“亲亲”阿尔弗突然抱住伊万,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还蹭了蹭。
好舒服,凉凉的,我想抱着他睡……
“你给我抱着睡我就吃……”

突然被“非礼”又被要求一起睡的伊万彻底蒙逼了。

但当务之急是让阿尔弗吃药,他就答应了。
“好……”
得到肯定答复的阿尔弗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手。
“先喝一点水。”伊万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起来喂水,默默整理思绪。
一会要问弗朗西斯,你生病的男朋友要求跟你一起睡要怎么把持的住,怎么恰到好处的抱住他……

被伺候着喝水的小少爷喝完了,放下了水杯,命令道:
“去拿药,然后回来亲我。”

脑子一团乱麻的伊万听从指挥地出去了。
在袋子里心不在焉地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个小药瓶后,伊万听到从亚瑟房间传来的呢喃声,就悄悄地从门缝里偷看了一下。

弗朗西斯正和亚瑟躺在一张床上,亚瑟裹的很严实,而弗朗西斯只是虚虚地躺在床的边缘,用手轻轻地拍着亚瑟,嘴里还哼着摇篮曲一类的调子。

伊万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好的,技能get!

然后信心十足地回房了。


TBC.



果然拖了很久……
不过下次应该能把生病的梗更完了……
大概吧……
噫吁xi———(xi字长啥样?)

half year

half year

要想亚瑟和阿尔弗两兄弟同时感冒可是一件难事,毕竟两人身体都,很强壮。第一次班聚两人公主抱自己男朋友的照片大家都还存着呢。
但在亚瑟去照顾得了流感的弗朗西斯之后,两人就齐齐地请假了。现在,罪魁祸首和担心男朋友的伊万就站在亚瑟家门口,被大铁门挡住了。

“哎呀呀,果然呢,现在只能叫亚瑟出来开门了。”弗兰西斯拿出手机打通了亚瑟的号码。

“喂……”沙哑低沉的声音。

“小亚瑟,能开一下门吗?还起的来吗?”弗朗西斯有些心疼。“阿尔还好吗,让他来开……”闻言伊万瞪了他一眼,把电话抢过来:“我是伊万,开不了门的话我来撬,到时候帮你们修。”

“……我去开,你们轻一点,阿尔睡着了……”

过了大约两分钟,铁门“哗啦啦”地响起来。亚瑟穿着拖鞋和睡衣出现在两人面前,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红通通的。

“弗朗西斯……”亚瑟吸了一口鼻涕。

“嗯?”

“去做饭。我要睡一会儿……”

“好,我扶你去房间吧。”

“不……背……”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就把东西交给伊万,扶住了昏昏欲睡的亚瑟,把他弄到了背上。
被落在原地的伊万刚自顾自的往阿尔的房间走去,亚瑟突然回过头来叫了他一声:

“北极熊…”

“什么?”
伊万看向亚瑟,发现他依然懒洋洋地赖在弗朗西斯背上,嘴里嘟嘟囔囔:

“阿尔有点高烧…你给他量一下,唔……38.5了就喂退烧药…………还有………喝水,哈……欠……”亚瑟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睡着了。

三人静默了一会儿,弗朗西斯轻轻叫了两声,就把亚瑟背回房间去了。伊万在带来的东西里翻找了一下,拿出温度计和退烧药,也走进了阿尔弗的房间去了。



房间里阴暗无光,地板上散乱着书籍和垃圾还有一个篮球里在中央,墙上贴着各类海报。
“果然是阿尔弗的风格啊,伊万默默想着。顺手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慢慢靠近床。
阿尔弗睡得很边,只要再稍微挪动一下就会掉下去,不过他把自己卷成了一团,掉下去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伊万稍稍扒开被子,把温度计甩了甩,慢慢地塞了进去。阿尔睡的很放松,即使被冰凉的温度计碰到了也只是哼了一声。

伊万听着阿尔弗粘稠含糊的声音,摩挲了一下他干燥的嘴唇,出去拿水了。

厨房里,弗朗西斯正在切菜,怕吵到在睡觉的两人,他把菜放在手上用小刀慢慢地切。听到伊万的动静,他放下刀:“怎么了?”

“阿尔弗的杯子是哪个?给他拿水喝。”

“那个,他和亚瑟用一个杯,啊,不……”说漏嘴的弗朗西斯立即闭嘴,但面前的大魔王已经听到了:“啊~我说阿尔弗是怎么感冒的,也是你传染的。”

“不不不,那个,”弗朗西斯立马翻箱倒柜,找出一个和刚才那杯子差不多的来“这个才是阿尔弗的杯。”看到上面落的灰,马上转身洗洗刷刷,还拿热水烫过一遍,装满了温水,拿给大魔王。

伊万惦记着还在房里的阿尔弗,接过水,对弗朗西斯笑了一下,走回房里了。


依旧短短短,时隔好久了,还是写不完,今天要是能写完,我就发,写不完,额,再说……

七年 | 仏英

阿呆的透明泪:






(就是想看老夫老妻状态下彼此看透的工口夫夫


流水账般的日常,最后当然是HE了)


文章整理



我与弗朗西斯彼此纠缠七年,七年,足够使一个人完全蜕变,使一些习惯遗忘或者坚持。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是如此,我们在相恋第三年的春天开始同居,为此我们不得不退掉各自的单身公寓,换一处更合适的住所,结果春寒料峭中我们完全忘记了出行的目的,最后指着对方冻得发红的鼻头笑倒在路边的邮筒上。而事实证明上天待我们还算优厚,尽管当天浑浑噩噩的状态让彼此看起十分形象不佳,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却破天荒的找到了满意的住处并讨得了房东太太的欢心,到底是个法/国人,我暗暗悱恻道。




搬家的过程冗长且沉闷,我只记得自己一趟又一趟不知疲倦的将我的珍藏画集放进储物箱,然后从狭小的公寓挪进我们的家,对,我们的家,这里有我的画板与颜料盒,也有弗朗西斯的小提琴与乐谱;地上会散乱着我的宣纸,而衣帽架也会挂上弗朗西斯的演出服,一切仿佛早就注定好了,那么顺理成章。我不会再像初相识那样因为他的一句调笑而羞怯的低头,而是可以很好的接过并恰到好处的反击,毕竟现在我连他哪种颜色的内裤最多都知道,在他做好晚餐而我又赖在画布前考虑如何用色迟迟不肯坐回餐桌时,弗朗西斯一点也不介意坐在一旁喂我,当然一开始他打算用嘴,被我一记眼刀后乖乖递上了汤匙。





第五年的时候弗朗西斯的事业进入了上升期,他每天待在家里的时间基本等于他的睡眠时间,甚至更少。无一例外的,清晨我睁开眼,摸到的是一旁稍带有体温的被褥,床单的褶皱提醒着我昨晚它的主人确实在这里安眠了一夜,床头雕花台灯下照例放着弗朗西斯手写的留言,即使忙到无法亲口对我说早安,弗朗西斯依旧坚持着他独有浪漫主义。偶尔,难得推掉社交应酬的弗朗西斯会提早回来,通常我是待在画室里对此一无所知,从清晨到黄昏,我像窗外不知疲倦的鸟儿,弗朗西斯的脸不断出现在我的画纸上,直到铺满脚下的米色格子砖,我也像弗朗西斯一样,坚持着独有的思念方式。暮色四合,我端着苏打水经过偌大的客厅时,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遮住了眼睛,温热的呼吸打在耳畔,酥痒的感觉让我不禁缩了缩身子,回头就撞上了弗朗西斯鸢紫的瞳仁,窗外万家灯火,星月高悬,近在咫尺的双瞳中星火明灭,我想我当时一定是被黑夜蛊惑了的,否则我不会主动勾上弗朗西斯的肩,在他发愣的片刻不加迟疑地吻了上去。





转眼到了第六年,弗朗西斯变成了一个喜欢坐在窗台边顾影自怜的老男人,他推掉无意义的商演,不再热衷于酒会上的人际追逐,对临别时女孩的飞吻和写着联系方式手绢也兴趣缺缺,连他衷爱的《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也被尘封了起来。安静的弗朗西斯更加热衷于为我烹制美食,他似乎很享受坐在餐桌对面一脸认真地与我对望,尽管大多时候我都是腮帮子鼓鼓的,不曾抬头接受他的注视。入夜后的卧室亮着暖黄色的壁灯,弗朗西斯靠在方枕上读着《茶花女》,而我躺在他的臂弯里翻看《哈姆莱特》,我觉得眼睛有些困了,放下书,身子向被褥里陷了陷,顺势贴上了弗朗西斯的胸膛,他仿佛了然,腾出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指尖放在唇边轻吻,而我用另一只手替他翻页,我们拥抱在同一张床上,开始合看同一本书。





我想我早已习惯了他的一切,包括他风尘仆仆归家时藏在背后的玫瑰,我知晓他那些惯用的浪漫小花招,却还是忍不住脸红尖叫。






后来有一天,弗朗西斯看起来无比庄重,表情严肃的邀请我落座后,他转身走进了储物间,一阵翻箱倒柜后,我看到弗朗西斯拖着他有些蒙尘的小提琴盒出现了,他打来琴盒取出小提琴,琴身并未因主人的疏忽而稍显颓败,弗朗西斯指尖跃动,音色流泻而出,《G弦上的咏叹调》缓缓铺满四周,堆积而上,涌入耳廓,一如当年盛极一时的万人演出。我看到眼前的弗朗西斯逐渐染上一层模糊的光晕,曲至高处,泪水决堤而下,我不知所措的用手指去擦拭,更多的眼泪汹涌而来。乐曲戛然而止,弗朗西斯握住我的十指,额头抵在我的眉间,我听到熟悉的嗓音空灵而又真实,






“亚瑟,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七年。七年前,我在大一的迎新会上一眼看到正和导师争论着色标准的你,说来奇怪。当时的你简直像一只不畏风暴的雏鸟,高昂着倔强的头颅,眼中满是燃烧的愤怒,却灿烂的让我移不开眼,当时我就对身边的安东说,快看,哥哥我发现了一朵带刺的玫瑰。后来我翘课时经过绘画教室,你端坐在米白色窗帘飞扬的室内,低头描画的同学将你围在正中,你宛如世人瞻仰的神明接受着周遭目光的洗礼,当时的场景像一幅画,永远收藏在我的心里。”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手心发烫,“后来我打算在你去图书馆的途中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不过在看到你毫不费力把友情出演恶人的基尔放倒在地后,我决定永远打消这个念头,但是我必须承认,我的好亚瑟,你当时就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国王,但我猜你需要一个骑士。”




弗朗西斯继续着,我的眼泪也继续着。





“迄今为止或许很多事情已经在我们彼此的记忆里模糊融化,这过程中,我们摸索,熟悉着对方的灵魂与躯体,思想与视野,最后它们渐渐风化成为我们彼此相连的骨血,带着糅合一切的力量将你我铸造在一起。我的亚瑟,你早该知道,你逃不掉的。”




弗朗西斯吻着我的泪水,干燥柔软的嘴唇很快被濡湿,我压抑在喉咙深处的哭泣被他死死封在了口中,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呜咽,我挣脱他的双手胡乱的揉搓着他异常顺滑的金发,无处发泄的情绪叫嚣着,直到将他松散的发带一把拽下。







第七年,我与那个法/国混蛋一同走进了教堂,他执着我的手向来宾高调的宣布着以后的每一个清晨都是因为我醒来,他的嗓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微发抖,阳光透过教堂顶部的琉璃折射出五彩斑斓的色块,大片大片的落在他的金发上,跌进深不见底的鸢尾花海,我看见倒映在那双眼眸中的无比坚定的自己,就如同七年前那样,我再一次沉溺在这边鸢尾花海之中,毫无怨言。








half year

法英初中的故事


亚瑟和弗朗西斯初中是同一个班的,但是他们初二才知道对方的名字。
至于原因,用弗朗西斯对安东和基尔说的话来说就是:“这个班真是太冷漠了!”


初二一开学,八年(3)的同学就遭遇了大危机!
他们敬爱的班主任在讲台上宣布:
“你们已经初二了,我很遗憾,你们并没有因为这一年的相处而变得像一个整体,女生已经能玩在一起了。但是…男生是怎么回事!不跟女生交流就算了,个体之间怎么连互动都没有……
总之,大家要按这个安排表来换座位。”


听完老师冗长的演讲,弗朗西斯不屑地对安东和基尔表示:“老师只是单纯的想把关系要好的拆开而已,像哥哥我这种万人迷,对全班同学早就熟的了如指掌。”“那你的新同桌是?”
安东指指后面已经收拾好东西要搬过来的人,弗朗西斯立马转身坐好,看向那人。


“你好,我叫亚瑟·柯克兰。”冷漠疏离的声音。
看着新同桌碧绿如草原的眼睛,弗朗西斯愣了半响。
“你,你好,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好怪的名字。”


短短短!我五一还活着的话就继续写……

发现图看不清,再发一次half year法英小番外

half year
法英的甜蜜小番外(一)

亚瑟和弗朗西斯是在初中认识的,当然,也是在初中开始交往的。虽然两人开始的十分草率,但这也不妨碍两人迅速地闪瞎了众人的眼。交往半年后,两人迅速地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

亚瑟喜欢街口转角处一家店的奶茶。

非常喜欢!

喜欢到别扭到极点的性格都掩藏不住!这让弗朗西斯想起他俩还没交往时候的事。

当两人又一次经过那里时,亚瑟又盯着那家店看了。已经三个星期了,每天都会盯着看,就是不买,还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弗朗西斯默默在旁边想着。
只是有点小贵,纠结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而且最近连下午茶的蛋糕都不吃了。难道是上次被阿尔那臭小子笑了?

“呐哈哈哈哈哈……亚瑟,你竟然喜欢这种小女孩喝的东西,呐哈哈哈……”

啊,果然,弗朗西斯额头上出现三道黑线,那臭小子太欠扁了,下次要好好教训他。不过,现在要迟到了……
“啊啊啊,弗朗西斯,你怎么不提醒我时间!!!”
“小亚瑟,我也在想事情啊!!!”
两人一路狂奔,留下一地烟尘……

夜晚
“一,二,三……九,额,还有二十?啊啊啊,烦死了!”亚瑟苦恼地抓抓头。
“弗朗,我跟你说啊……”
“kesesesesese……”
又是他和那两个狐朋狗友,亚瑟竖起耳朵悄悄地听他们的动静。
“啪嗒啪嗒……”弗朗拖拉板凉鞋的声音,有规律地,一下一下,越来越近,另外两个人的说话声也越来越小了。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唔唔”安东和基尔摇摇头,表示不想因为太吵又被揍。上次跟弗朗来这因为太过吵闹,吓跑了亚瑟家不少客人。
额,忘了说,亚瑟家是开水果店的。

“没事啦,这么晚,早就没客人了,说不定…”
弗朗看着紧闭的大铁门,“都…打烊了……”
基尔终于忍不住地笑出声来:“kesesesesese,你千里迢迢走了一趟,连一面都见不上kesesesese……“
弗朗一掌拍在他肩上,示意他闭嘴,然后轻轻敲了敲门:“亚瑟,你在吗?”
亚瑟应了一声:“在,不过开门太麻烦了,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弗朗西斯挠挠头:“没事,就是给你送点东西,放这啦!”
“好!”

等三人走远后,亚瑟费力地把门抬起一点,却怔住了,是街角那家店的奶茶。

“笨蛋,来回要两个小时呢”嘴上说着不留情的话,却俯身拿起了奶茶,喝了一口“这么贵,一点都不好喝。”嘴上嫌弃着,却依旧乖乖地把它喝完了。
“真是太甜了。”亚瑟默默说到,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

~❤️~

一个月后

“给”
“什么”
“生日礼物”
“啊?!!”
“生日快乐!”
“小亚瑟,你竟然这么坦诚,让我来看看礼物……这个,很贵的…难道说你这两个月这么省是……”
“baka,烦死了,上次的奶茶很好喝,我还要,去给我买!“
“好~”弗朗微笑答道。




正剧梗住了,写点小番外,half year法英甜蜜小番外
额,每次都没有打—TBC—

half year

half year(二)


茶香四溢出来,茶,泡好了……

因为是单人间,特殊待遇,大家也不怕被查宿,至于自己的那边,有良心的好舍友帮忙守着。王耀也猜到这帮疯子会跟自己闹一宿,就让他们回去拿了换洗衣服。
亚瑟最先回来了,帮着王耀清洗茶具:“耀,说实话,我一直喝不惯你的绿茶,太苦了。
王耀优雅地把水倒入壶中“我知道,这不是拿了红茶吗?上好的凤庆滇红,一下给你翻出来。”
王耀不舍地闻了闻溢出的茶香“这么好的茶,给其他人喝我没意见,给阿尔那小子喝,上次我喝毛尖的时候被他一口闷,还全部吐出来,心疼死我了。”
亚瑟“噗嗤”一笑“那小子就是高雅不起来,只吃的了垃圾食品,你别理他。”


“嗯”王耀放下水壶,将茶盖盖好,轻轻地用中指和食指按住茶盖,将第一壶茶水倒净。
“说实话,我一直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洗茶'?”亚瑟看着王耀优雅的动作,发出疑问。
“是不是觉得很浪费?第一壶本应是最浓郁的味道,却要被倒掉。我刚开始也觉得,后来自己泡的时候试着喝了一下。”
“味道如何?”
“不如何,太苦了,对于红茶来说,完全失去了它本应有的馥郁。而且,我最喜欢的是第三壶茶,颜色如琥珀,气味清淡,最好不过…”
“就像告白是吧?哥哥?”湾湾的声音突然插入进来,把专注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时两人才注意到屋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家都端庄地坐着,看样子本来都在听王耀讲茶。不过被湾湾这么一插嘴,又开始喧闹了。
“对啊,伊万已经告白了一次,是不是还差两次,阿尔弗就会回复他了?”
“第一次告白,好像是半年前吧,对啊,才刚开学不久呢……”
“娜达莎知道的时候,都要闹翻了!”


王耀模糊地想起娜塔沙刚开学时的一次发飙,伊万当时很沉默呢,并没有像平常一样求助的样子。
“要期中考试的时候吗?”王耀低声询问旁边的亚瑟。
“是啊”亚瑟漫不经心地回应“那次闹的很出格,所以全班都知道了,啊,不,除了你。你消息真是闭塞的到一定境界了。”
亚瑟的毒舌让王耀不竟反唇相讥:“是啊,连你和弗朗分手我都不知道。”
亚瑟忙碌的手顿了顿,“我可没有宣布出来,大家就那么知道了,我有什么办法。”
王耀看着他处变不惊的神色,叹了口气,最近年轻人感情纠葛真是复杂。
伊莎突然对亚瑟高喊一句:“你怎么不去照顾弗朗?”
亚瑟面上一红:“为什么要我去?”
“你俩不是和好了吗?”
老王:冷漠.jpg
众人:“yoooooo~~秀恩爱,分得快~”
王耀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亚瑟的肩膀:“年轻人…老人家消息闭塞,请多包涵。”


亚瑟已经开始冒烟了,恼羞成怒地转移注意力:“阿尔和伊万不是还没成吗?阿尔还没有回复伊万,你们应该去问他才对?”
刚运完女孩子,正靠在墙上休息的阿尔:关我什么事?!!
众人:yoooooo~~害羞了~
本来高冷地坐在椅子上的娜塔沙面色一沉,不屑地哼了一声
“他才不会有胆子回复我哥哥呢!”
阿尔弗立即反驳道:“那是因为本hero还在考虑。”
“都半年了,你还没考虑好,太慢了吧?”
“没有,他又告白了一次,本hero需要重新考虑。”
“what?!!”众人齐齐惊叹。
“对啊!”阿尔翻出手机,生怕他们不信,直接打开了信息记录:“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真的喜欢你,请干脆地回答我吧。”
王耀:“excuse me?我这个老人家还不了解半年前的告白呢!”


半年前,阿尔弗正靠在床上悠闲地打游戏,前方突然有一个小怪出现,阿尔弗正要打。
“QQ 现在
您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我擦,挡住了,挡住了,,我擦!”
看到画面上大大的game over,阿尔弗泪流满面,老子好不容易计划的全胜,妈的!
他退出游戏,决定看看那个混蛋是谁?
“大鼻子熊?”他有些诧异,两人关系不错,可是一般不用QQ之类的东西来交流,是有什么急事吗?
“是GIF啊”阿尔弗喝了一口可乐,等着动图加载出来。




出尔反尔的我,因为被烟花太太虐到了,自己给自己写糖(?),好吧,日常……伊万会怎么告白呢?下周未完待续,King~闪亮的微笑(表脸,啪!





根据同学经历改编,略有夸张的段子连续剧。这只是开头,运气好能再更一点。学校政策导致的周更…周更……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