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豆豆豆豆

迷失在花花世界的小透明

Shabby Rigi:

“姐姐亲手织的围巾,能不能把你的嘴彻底封死?

“先别急着挣脱,别生气,冷静点,我的小英雄。

“如你所见,我已垂垂老矣。我在腐烂。可能已经没几天好活了。但不管你觉得荒谬也好,可笑也好,愤怒也好,我今天是来告诉你——

“我爱你。

“不要忘记我。”

half year




阿尔弗有点迷糊,他知道自己生病了,热乎乎的身体和冰冰凉凉的温度计都说明了这一点。但他忘记自己多大了,他仅有的几次烧的神智不清都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哥哥都来照顾过他。现在进来的这个人……不记得了。

但是那人身上的味道很熟悉,而且他现在头很痛,根据以往的经验,要个亲亲会好的多。然后他对那人要求了

“亲亲……”

……

伊万觉得自己幻听了,他还留着和阿尔弗的聊天记录,隔了几个月才回应他告白的阿尔弗绝对不是什么主动的人!更别说像这样撒娇!

于是他没有理会“亲亲”的要求
,只是把水杯放下,拿出温度计,看了看:
“39.5……”
“……我不吃药……”听到温度的阿尔弗突然说。
伊万想起之前亚瑟的叮嘱
“不行,一定要吃。”
“不吃……”
“不行!”
阿尔弗突然嘟囔了两声,让伊万有些听不清,他便低下身子
“什么?”
“亲亲”阿尔弗突然抱住伊万,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还蹭了蹭。
好舒服,凉凉的,我想抱着他睡……
“你给我抱着睡我就吃……”

突然被“非礼”又被要求一起睡的伊万彻底蒙逼了。

但当务之急是让阿尔弗吃药,他就答应了。
“好……”
得到肯定答复的阿尔弗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手。
“先喝一点水。”伊万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起来喂水,默默整理思绪。
一会要问弗朗西斯,你生病的男朋友要求跟你一起睡要怎么把持的住,怎么恰到好处的抱住他……

被伺候着喝水的小少爷喝完了,放下了水杯,命令道:
“去拿药,然后回来亲我。”

脑子一团乱麻的伊万听从指挥地出去了。
在袋子里心不在焉地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个小药瓶后,伊万听到从亚瑟房间传来的呢喃声,就悄悄地从门缝里偷看了一下。

弗朗西斯正和亚瑟躺在一张床上,亚瑟裹的很严实,而弗朗西斯只是虚虚地躺在床的边缘,用手轻轻地拍着亚瑟,嘴里还哼着摇篮曲一类的调子。

伊万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好的,技能get!

然后信心十足地回房了。


TBC.



果然拖了很久……
不过下次应该能把生病的梗更完了……
大概吧……
噫吁xi———(xi字长啥样?)

【APH/冷战组】秘密

戈穆。:

一个诡异的脑洞产物
1
我叫安雅·布拉金斯卡娅。
2
我的养父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一位有名的摄影师,有着足以让无数女生脸红心跳的长相。但其实他只比我大了十九岁而已。
3
像每一个俄罗斯人一样,养父他也喜欢喝酒,并且酒量出奇的好。他最常说的话便是:“安雅,帮我拿两瓶伏特加来。”不过他每年七月四日都会喝得晕头转向,并且脾气暴躁。或许是他和美国独立日有过节?
4
他跑遍世界各地去取景,然后在当地买一张明信片。奇怪的是,他从来不把他们寄回家,而是寄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5
奇怪的地方不止一处。我曾经不止一次调侃过让养父去谈一场恋爱。他笑着问我三个人的家会不会拥挤,而我则回答他我不介意多出一位养母。自从十岁我被他领养开始,能靠近他的女性不多于五个。无一不是金发蓝眼。
6
他有一个带数字锁的密码本,时刻带在身边。但我没见他打开过。
7
他的衣柜里有一套西装,不是他的却保存完好。
8
看到快餐店他会进去点一份汉堡和加冰可乐。但据我所知他并不喜欢这些。
9
这些是他的秘密,这秘密被一个叫做艾米莉·琼斯的人揭开了。
10
那是养父最后一次外出取景。一周后警方联系我,并告知我他在美国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11
我记得他给我留下一个电话簿,让我有事找他朋友。电话簿的第一个人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空号。
12
最后是一个自称王耀的东方人帮助了我。在养父的葬礼上我遇到了艾米莉。
13
“你的养父,是我双胞胎哥哥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恋人。”
14
“阿尔弗是作家,那年他19岁,邀请你的养父伊万先生拍摄书籍的插图。他们一见钟情,并用着粗暴的方式-----打架,来加深感情。”
15
“阿尔弗他喜欢吃汉堡,喝加冰的可乐。24岁那年的生日,他出车祸,死了。”
我颤抖地向艾米莉询问琼斯先生的生日,答案不出意料。
16
七月四日。
17
我用0704这串密码打开了养父的密码本。密码本的扉页上被用张扬的字体写着“Hero送给大鼻子熊的生日礼物!”
18
它被当作日记来记录养父和那位琼斯先生的甜蜜生活,但在我看来是打架记录。也有日常的,比如“今天阿尔弗说以后要领养一个孩子,干脆就叫安雅好了。”
19
最后一页的字迹十分用力,那上面写着“为什么要他陪我一起去取景,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他明明可以活下去。阿尔弗雷德,你果然很让人讨厌。”
20
那页夹了张照片,是年轻的养父与一个充满活力的男子站在一起。那位男子想必就是琼斯先生,金发蓝眼。
21
一周后,艾米莉去了养父和琼斯先生曾经的家,发现了一堆明信片并寄给了我。
22
明信片上是养父写给他恋人的绵绵爱语,仿佛他从来没有死去。
23
终于,我嚎啕大哭。
------------------------------------
变相he了不是吗!!

half year

half year

要想亚瑟和阿尔弗两兄弟同时感冒可是一件难事,毕竟两人身体都,很强壮。第一次班聚两人公主抱自己男朋友的照片大家都还存着呢。
但在亚瑟去照顾得了流感的弗朗西斯之后,两人就齐齐地请假了。现在,罪魁祸首和担心男朋友的伊万就站在亚瑟家门口,被大铁门挡住了。

“哎呀呀,果然呢,现在只能叫亚瑟出来开门了。”弗兰西斯拿出手机打通了亚瑟的号码。

“喂……”沙哑低沉的声音。

“小亚瑟,能开一下门吗?还起的来吗?”弗朗西斯有些心疼。“阿尔还好吗,让他来开……”闻言伊万瞪了他一眼,把电话抢过来:“我是伊万,开不了门的话我来撬,到时候帮你们修。”

“……我去开,你们轻一点,阿尔睡着了……”

过了大约两分钟,铁门“哗啦啦”地响起来。亚瑟穿着拖鞋和睡衣出现在两人面前,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红通通的。

“弗朗西斯……”亚瑟吸了一口鼻涕。

“嗯?”

“去做饭。我要睡一会儿……”

“好,我扶你去房间吧。”

“不……背……”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就把东西交给伊万,扶住了昏昏欲睡的亚瑟,把他弄到了背上。
被落在原地的伊万刚自顾自的往阿尔的房间走去,亚瑟突然回过头来叫了他一声:

“北极熊…”

“什么?”
伊万看向亚瑟,发现他依然懒洋洋地赖在弗朗西斯背上,嘴里嘟嘟囔囔:

“阿尔有点高烧…你给他量一下,唔……38.5了就喂退烧药…………还有………喝水,哈……欠……”亚瑟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睡着了。

三人静默了一会儿,弗朗西斯轻轻叫了两声,就把亚瑟背回房间去了。伊万在带来的东西里翻找了一下,拿出温度计和退烧药,也走进了阿尔弗的房间去了。



房间里阴暗无光,地板上散乱着书籍和垃圾还有一个篮球里在中央,墙上贴着各类海报。
“果然是阿尔弗的风格啊,伊万默默想着。顺手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慢慢靠近床。
阿尔弗睡得很边,只要再稍微挪动一下就会掉下去,不过他把自己卷成了一团,掉下去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伊万稍稍扒开被子,把温度计甩了甩,慢慢地塞了进去。阿尔睡的很放松,即使被冰凉的温度计碰到了也只是哼了一声。

伊万听着阿尔弗粘稠含糊的声音,摩挲了一下他干燥的嘴唇,出去拿水了。

厨房里,弗朗西斯正在切菜,怕吵到在睡觉的两人,他把菜放在手上用小刀慢慢地切。听到伊万的动静,他放下刀:“怎么了?”

“阿尔弗的杯子是哪个?给他拿水喝。”

“那个,他和亚瑟用一个杯,啊,不……”说漏嘴的弗朗西斯立即闭嘴,但面前的大魔王已经听到了:“啊~我说阿尔弗是怎么感冒的,也是你传染的。”

“不不不,那个,”弗朗西斯立马翻箱倒柜,找出一个和刚才那杯子差不多的来“这个才是阿尔弗的杯。”看到上面落的灰,马上转身洗洗刷刷,还拿热水烫过一遍,装满了温水,拿给大魔王。

伊万惦记着还在房里的阿尔弗,接过水,对弗朗西斯笑了一下,走回房里了。


依旧短短短,时隔好久了,还是写不完,今天要是能写完,我就发,写不完,额,再说……

half year,凌晨更好累,有点话明天打……

half year

half year(二)


茶香四溢出来,茶,泡好了……

因为是单人间,特殊待遇,大家也不怕被查宿,至于自己的那边,有良心的好舍友帮忙守着。王耀也猜到这帮疯子会跟自己闹一宿,就让他们回去拿了换洗衣服。
亚瑟最先回来了,帮着王耀清洗茶具:“耀,说实话,我一直喝不惯你的绿茶,太苦了。
王耀优雅地把水倒入壶中“我知道,这不是拿了红茶吗?上好的凤庆滇红,一下给你翻出来。”
王耀不舍地闻了闻溢出的茶香“这么好的茶,给其他人喝我没意见,给阿尔那小子喝,上次我喝毛尖的时候被他一口闷,还全部吐出来,心疼死我了。”
亚瑟“噗嗤”一笑“那小子就是高雅不起来,只吃的了垃圾食品,你别理他。”


“嗯”王耀放下水壶,将茶盖盖好,轻轻地用中指和食指按住茶盖,将第一壶茶水倒净。
“说实话,我一直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洗茶'?”亚瑟看着王耀优雅的动作,发出疑问。
“是不是觉得很浪费?第一壶本应是最浓郁的味道,却要被倒掉。我刚开始也觉得,后来自己泡的时候试着喝了一下。”
“味道如何?”
“不如何,太苦了,对于红茶来说,完全失去了它本应有的馥郁。而且,我最喜欢的是第三壶茶,颜色如琥珀,气味清淡,最好不过…”
“就像告白是吧?哥哥?”湾湾的声音突然插入进来,把专注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时两人才注意到屋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家都端庄地坐着,看样子本来都在听王耀讲茶。不过被湾湾这么一插嘴,又开始喧闹了。
“对啊,伊万已经告白了一次,是不是还差两次,阿尔弗就会回复他了?”
“第一次告白,好像是半年前吧,对啊,才刚开学不久呢……”
“娜达莎知道的时候,都要闹翻了!”


王耀模糊地想起娜塔沙刚开学时的一次发飙,伊万当时很沉默呢,并没有像平常一样求助的样子。
“要期中考试的时候吗?”王耀低声询问旁边的亚瑟。
“是啊”亚瑟漫不经心地回应“那次闹的很出格,所以全班都知道了,啊,不,除了你。你消息真是闭塞的到一定境界了。”
亚瑟的毒舌让王耀不竟反唇相讥:“是啊,连你和弗朗分手我都不知道。”
亚瑟忙碌的手顿了顿,“我可没有宣布出来,大家就那么知道了,我有什么办法。”
王耀看着他处变不惊的神色,叹了口气,最近年轻人感情纠葛真是复杂。
伊莎突然对亚瑟高喊一句:“你怎么不去照顾弗朗?”
亚瑟面上一红:“为什么要我去?”
“你俩不是和好了吗?”
老王:冷漠.jpg
众人:“yoooooo~~秀恩爱,分得快~”
王耀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亚瑟的肩膀:“年轻人…老人家消息闭塞,请多包涵。”


亚瑟已经开始冒烟了,恼羞成怒地转移注意力:“阿尔和伊万不是还没成吗?阿尔还没有回复伊万,你们应该去问他才对?”
刚运完女孩子,正靠在墙上休息的阿尔:关我什么事?!!
众人:yoooooo~~害羞了~
本来高冷地坐在椅子上的娜塔沙面色一沉,不屑地哼了一声
“他才不会有胆子回复我哥哥呢!”
阿尔弗立即反驳道:“那是因为本hero还在考虑。”
“都半年了,你还没考虑好,太慢了吧?”
“没有,他又告白了一次,本hero需要重新考虑。”
“what?!!”众人齐齐惊叹。
“对啊!”阿尔翻出手机,生怕他们不信,直接打开了信息记录:“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真的喜欢你,请干脆地回答我吧。”
王耀:“excuse me?我这个老人家还不了解半年前的告白呢!”


半年前,阿尔弗正靠在床上悠闲地打游戏,前方突然有一个小怪出现,阿尔弗正要打。
“QQ 现在
您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我擦,挡住了,挡住了,,我擦!”
看到画面上大大的game over,阿尔弗泪流满面,老子好不容易计划的全胜,妈的!
他退出游戏,决定看看那个混蛋是谁?
“大鼻子熊?”他有些诧异,两人关系不错,可是一般不用QQ之类的东西来交流,是有什么急事吗?
“是GIF啊”阿尔弗喝了一口可乐,等着动图加载出来。




出尔反尔的我,因为被烟花太太虐到了,自己给自己写糖(?),好吧,日常……伊万会怎么告白呢?下周未完待续,King~闪亮的微笑(表脸,啪!





根据同学经历改编,略有夸张的段子连续剧。这只是开头,运气好能再更一点。学校政策导致的周更…周更……唉……

要生了(续)

啊啊啊,发了三次,吞了三次。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u/5718668366

段子


冷战,露米,abo


要生了


“砰!”
“诶,你谁,怎么把医生打晕了?”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警卫,警卫…”
听到声音的阿尔弗挣扎着坐起来,但一阵阵的疼痛又把他拖回床上。
“啊!”
来人急忙推开护士,冲到床边:“阿尔弗你怎么样?”阿尔弗有些懵了,因为他的眼睛告诉他,这是他的alpha。


“伊万!”


此时护士们已经打算报警了,阿尔弗急忙制止她们:“这是我的alpha,没事,啊!”话没说完,疼痛又一次袭来,伊万心疼地抓住阿尔弗的手:“没事了,阿尔弗,我是来给你助产的。”
“你—”护士们与阿尔弗齐齐的发出一声惊呼。阿尔弗抓住伊万的领子,忍着疼痛对他说:“听着,伊万,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再给我,找一个,医生来。”
伊万显然无视了他这一番话,抬头对震惊中的护士们大吼一声:“都愣着干什么,继续干活。”
然后低头温柔地对阿尔弗说:“放心,我有好好去学习过。”还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然后温柔地询问护士:“请问要什么时候开始润滑呢?”


……


五分钟后,赶来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听到阿尔弗愤怒的叫声:“自私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等我有力气了,我要把你的XX扭断!!!”
“……”
“……”



end(maybe?)







看了一篇描写详细的生子文,里面说omega生产前医生要给产道做润滑,按摩腺体之类的。然后alpha 就把医生打晕,自己去助产了这样的。
嗯,然后产生了这个脑洞,本来想写一个小短篇的,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也要开学了…啊……
以此段子祭奠我逝去的小短篇。